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大雨滂沱,雷电交加的夜晚。

木家村各家都早早睡下,只除了其中一户人家里传出阵阵哭声。这哭声混进雨声和雷声,似有似无,万分幽怨。

“我苦命的青姐儿,怎么你就这么去了,你才十二岁啊,青姐儿,你睁开眼再看看娘,青姐儿啊……”

漏雨的偏房里,身形单薄,头发散乱的刘氏正伏在一个面色青白的少女身上哭的伤心,边哭边撕扯少女的身体,然而少女始终无动于衷,没给刘氏任何回应。

自然不会有任何回应。半个时辰前,这少女就咽气了。

漏风的木门被大力推开,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儿出现在门口,颇为不耐地压低声音冲屋里喊道,

“娘,别哭了,这不是还没死,”

似乎是意识到说错了什么不吉利的话,女孩儿住了嘴,愤愤地瞪了床上那个身影一眼,都怪她,生什么病!家里的钱都拿去买药,害的他们吃的粥一天比一天稀,还要怎么样!

但这话是不敢这时候说给亲娘听得,女孩儿压下不满继续劝道,

“别哭了,娘,去睡吧,你在这里哭还能比药有用?快去睡吧,赶明儿你也病了,谁来照顾姐姐?”

“茹姐儿,你过来,过来看看你姐姐。”

刘氏冲门口的女孩儿招招手,女孩儿心里暗骂几句,才不情不愿地踮着脚走进这个漏水严重的房间。

微弱的油灯下,床上的少女面色青白,细长的眉眼显得脸只有巴掌大,看着荏弱不已,像那盏油灯微弱的火光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熄灭。

木婉茹撇撇嘴,去看她娘,忽然间整个房间被照亮的如同白昼一般,木婉茹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捂住双耳闭紧了眼睛。

果然下一刻,巨大的雷声轰鸣响起,像是天崩地裂似的。

木婉茹到底是个才十岁的小女孩儿,也被吓得不轻,心跳的飞快,就在这时,又听到她娘的尖叫声。她发誓这声音比刚刚那雷声小不了多少。

“到底怎么了……”

一回头,她看到躺在床上的几天没睁眼的姐姐木婉青正瞪大双眼看着她,眼神空洞又陌生,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

这一眼,让木婉茹心神剧颤,似乎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了。

木婉青麻木地睁着双眼,被动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草屋,妇人,雨夜雷声……

她明明应该魂飞魄散,再无知觉才对,缘何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这具与她同名的少女的尸体中?

听着耳边两人略显聒噪的声音,木婉青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脑海中略过这死去少女的一幕幕记忆。

母亲软弱可欺,父亲酗酒凶恶,下有弟妹,少女艰难过活,年景不好,去山上挖野菜,却被推下山坡,自此缠绵病榻,直至死亡……

少女如此短暂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

木婉青没有在身体里发现少女的残魂,许是对这世间毫无留恋,在死去的那一刻便消散了。

活着的时候努力活着,死去之后一丝留恋也无。

这点倒是也和她一样,修炼时不管多难也要坚持争取,赴死时不管旁人如何劝说也不曾动摇。

这是除了名字之外,她们的第二个相似之处。

罢了,既然有此机缘,也不能浪费,修仙百余年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她早已经厌倦,如今正是要好好活一回才不枉来此一回。

打定主意,木婉青内视这具身体。

她早已经察觉到周围的一丝灵气也无,并且通过少女的记忆,大概推算出,这不是她所熟悉的修仙界,而是一个末法至极的小世界。

她并不失望,把修炼作为人生唯一的生活并不美好,她并不想重复那样的日子。

然而,内视的结果却让她惊讶!

这少女竟也有灵根,还是木灵根!

她原本也是木灵根,修炼了几百年,自然不会认错。

不过这具身体不管是资质还是灵根,都比她从前要差了太多。如果非要比较一番,她从前是被掌门收做关门弟子,而现在这资质,连送去做杂役都不够格。

堪堪过了能修炼的那条线而已。

世间真有如此巧合?

很快她便释然,没有如此巧合,她倒未必能出现在这具身体上。

一阵倦意袭上心头,木婉青深感新奇,修仙得道的她已经上百年没有这种纯粹的倦意了,没有多作抵抗,径直睡了过去。

此时夜雨已渐渐小了,房间里只是时不时有漏雨的滴答声响起,雷声也已经停息。

木婉青就这样在一片安静中不被打扰的睡去。

刘氏和木婉茹站在阴冷潮湿的偏房里,心思各异。

刘氏被刚刚那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她的青姐儿明明咽了气,怎么就又睁了眼呢?

“茹姐儿,你姐姐刚刚是不是醒了……”

“是。”

得到确认的刘氏喜极而泣,口中喃喃着,“苍天保佑啊,苍天保佑,我青姐儿是个有福的……”

就是有福才能死而复生,这是大福啊……

木婉茹不喜他娘偏爱木婉青,撺掇着刘氏去睡去照顾小弟,这次,刘氏被她劝动,给床上的木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