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你去请赵大夫来看看娘,娘疼的厉害。”

木婉茹低着头,咬着下嘴唇,极不情愿地将铜钱都塞给木婉青。

“这是二十三个铜钱,是付给赵大夫的钱,你不许偷拿,我会问赵大夫药钱是多少的。”

木婉青将铜钱收好,“你不信任我,为什么不自己去请大夫呢?”

“我这样子,怎么能出门?”

木婉茹原本就又肿又青紫一片的脸气的更红了。

没想到原主二妹还是个这般好面子的人。

木婉青若有所思地出了门,去了记忆中赵大夫的家。

木婉茹确定木婉青出了门才抬起头来,心里松了口气,刚刚她生怕木婉青会拒绝。

她被打成这样,才不想去街上被那些小妮子取笑。

更重要的是,赵大夫的媳妇金氏牙尖嘴利,自私市侩,爱占便宜,且极度双标。凡是欠过药钱的,被她碰到,她能阴阳怪气把男人说哭,把女人说的碰到她就跑。

村里能说会道的妇人不少,但没人愿意招惹金氏。再泼辣的妇人到了金氏面前都愿意息事宁人。

上次刘氏去抓药被说得哭着回来,当即拿了一只陪嫁镯子去抵药钱。

一两多重的镯子,竟然只抵了一百二十个铜板的药钱,简直欺人太甚!

一两银子能换一千个铜板。这镯子是纯银的,有一两多重,至少值一千个铜板!

但金氏却只给算一百二十个铜板,便是当铺死当,也不会给这么低的价格!

她不服气去找金氏,却被金氏阴阳怪气说了半天。她再也不想见到金氏这个人了,就没见过比金氏还刻薄的人。

这种事,让木婉青去吧!

反正就是因为木婉青,她们才会欠下药钱,才会需要拿镯子抵钱,她才会被金氏骂,都怪木婉青!

她都被骂了,木婉青怎么能不被骂呢?

木婉青不知道木婉茹在想些什么,她已经到了赵大夫家门前。

赵大夫家是矮墙,从外面能看到院子里满满地种着不少药材,房檐上还摆着几个簸箕晒着什么,站在门外都闻得到里面飘出来的煮药的苦味。

她刚要敲门,就见正房里走出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妇人,妇人胳膊上挂着一个布兜,一副要外出的模样。

妇人打开门,木婉青看清了这妇人的模样,凸额头,三角眼,高颧骨,嘴薄口尖,一眼望去,便知是个不好惹的人。

木婉青不想惹这妇人,却不料这妇人不肯放过她。

妇人未开口,便眯着三角眼将木婉青从上到下打量一番,嘴里还发出‘啧啧’的声音,时不时摇两下头。

木婉青被看的不自在。

妇人一开口,更是拿腔拿调地让人不舒服,“呦,这是老三家的青丫头吧,听说摔下山在家躺了一个多月,我看这一个多月没白躺,看养的多好,一点儿没有之前那小家子气的模样了,现在看着都是大姑娘了。怎么,你今儿个是来还药钱的?”

木婉青看出妇人的不友好,也就没打算和妇人多说,言简意赅一句。

“我来找赵大夫。”

“你找他做什么呀?你家谁又摔了?”

见木婉青不理她,妇人哼了一声,伸出粗壮的胳膊拢了拢稀疏的头发,露出腕子上雕花细致的银镯在木婉青眼前晃了晃。

“是你娘吧,你娘又摔了,啊不,摔哪能摔得这么惨,是你爹打的吧。你说你呀,也得劝劝你娘,怎么就不能好好听话呢?她要听话,你爹就不会打她了不是?”

“还有你呀,可不能跟你娘学,不然以后没好日子过。当然呢,更不能小小年纪,就学那娇娇妖妖的娼妇作态,到处勾搭男人。这不是你的呀,就不是你的。乡下的丫头都命贱,就别做那飞上枝头的美梦了。”

妇人还欲再说,就听背后传来一男人声音。

“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说要去镇上买粮食?都这会儿子了,还赶得上牛车?”

木家村去镇上,走路要走一个多时辰,又累人又费时间。一般都是花一个铜板和其他人一起坐牛车去,但牛车一天就那一趟,错过了,就要等第二天。

赵大夫提着个药箱大步走来,皱眉看着金氏,又看向木着一张脸的木婉青,顿时明白这婆娘只怕又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

那妇人,也就是金氏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不知道赵大夫什么时候出来的,也不知道赵大夫听到了多少。

这些日子她和赵大夫没少因为她骂人的事情吵架,赵大夫更是直接下了通牒,要是再被他发现几次,他就不和她过了。

赵大夫这个人其实很好拿捏,但这次却罕见地认真了,一定是外面有人了,这才打算踢掉她这个原配。说不定,就是这个小贱蹄子。

金氏狠狠地剜了木婉青一眼。

哼,她才不会让他们得逞,等她回娘家和老娘好好合计合计,不怕拿捏不了赵子仁。

金氏立刻故作惊讶,“哎呀,我碰到青丫头太高兴了就忘了时间,我得快去赶牛车了,我先走了!”

话是故意这么说的,但跑的却认真。要是赶不上牛车,她就得走去镇上,再走去她娘家,那能累死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