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从紫苏上赚到第一桶金的木婉青随即又上了山,将那两株紫苏的叶子和细嫩的茎都摘了下来。

于是乎,原本半人多高枝叶繁茂的紫苏,便缩水了一半多,看起来没那么高了,叶子也稀疏的可怜。加上周围又有灌木丛的遮挡,看起来倒是不打眼了。

这倒是一举两得。既收获了满满一背篓的紫苏叶和紫苏茎,又解决了两株紫苏太过打眼的问题。

木婉青很满意,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也因此生动了几分。

乡下晚饭时间一向早,农妇们准备晚饭便更早一些,外面的人早早便回家了。

木婉青没在山脚处看到几个人,倒是在村头的位置碰到了端着洗衣盆往回走木婉茹,不过木婉茹并没发现她。

她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是为了避开其他人才故意这么晚去河边洗衣服的吧。

木婉茹生怕有人看到她脸上的伤,恨不得将头整个埋在胸前,听到身后脚步声的时候下意识就想立刻跑开,然而瞥到身后人裙边上的绣花时便愣住了。

浅青色的裙边绣着精致的青莲纹样,那纹样她最熟悉不过,是刘氏的手艺。整个木家村也只有刘氏有这样的手艺,能把纹样绣的如此精致耐看。

果然,视线上移,就看到了木婉青的脸。

一股怒气疼得从她心头升起,若不是木婉青到处跑,她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地出来洗衣服吗?

她一开口便是质问的语气,“你去哪里了!”

木婉青没理她的坏脾气,自顾自走在路上。

木婉茹被这无视气的肝儿疼,刚要骂人,又想起木婉青带回去的那三十四个桃子是他们这段时间的唯一口粮,便生生忍住了。

姊妹两个就这么默默无言的走过几条街,然后木婉青拐入了另外一条街,径直走远了。

木婉茹则停了下来,盯着木婉青的背影眯起了眼睛。

那背篓里紫乎乎的一片是什么?木婉青这又是要去哪里?

放在平时,她是一定要跟上去看看的,但现在她的脸这副模样,恨不得立刻回家,况且,她还要回去煮饭。

就这样,两个姊妹沉默着走过一段相同的道路之后,便分道扬镳了。

木婉青再次敲响了赵大夫家的门。

院子里,赵大夫对着那满满一背篓的紫苏,目瞪口呆了大半天。

“这些,这些都是从山上摘得?”

是他太久没上山了?山上又长了这许多草药出来?品质还都这般的好?

看着眼前满满一篓的高质量紫苏,他在心里做了决定,明天一定要上山去看看!

回过神来之后,他立刻取来秤给这些紫苏称重,“五斤七两,还按一百铜板一斤,便是五百七十枚铜钱。”

他随即数了五百七十枚铜钱,摆在桌上,让木婉青自己清点一番。

看着那一袋袋的高质量紫苏,他心中庆幸家中留了些钱在,不然哪里收的到这么多这么好的紫苏。

五百七十枚铜钱数目不小,摆着桌上占了很大一片地方,这在乡下是不小的一笔钱了。

人口少的三口之家,省一省一个月一百枚铜钱的粮食,加上地里种的菜杂粮之类的便过得下去了。

这五百七十枚铜板,够这样一户人家吃半年。

就算是木家这样的五口之家,要没什么意外,也能坚持吃三四个月的时间。

当然,这是很节省的吃法了。

富裕些的人家,一月便用得完这些。

木婉青没有去数那些钱,只是四处看了看,表情认真,“婶子还没回家吗?”

赵大夫一愣,半晌才明白过来她说的是那个婆娘金氏,虽然不解,他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她说要回去看她老娘,会在那边住个三两天。怎么问起她?”

木婉青脸上有失望一闪而过。

早间遇到金氏的时候,金氏手上带着个银镯,当时她只顾着无视金氏这个人,没多想,后来才想明白,那可能就是刘氏拿来抵账的那个陪嫁镯子。

路上遇着木婉茹的时候她便想着要顺便拿回那个银镯的,没想到金氏竟然回娘家了。

不过既然有了这个打算,这件事该提还是要提的,左不过多等个几天就是了。

“我生病那阵,我娘欠着药钱,拿一个银镯子抵了账。那银镯是我娘的陪嫁,所以我想……”

少女微低着头,几缕碎发垂在耳侧,声音低低地,似乎对她正在说的话有些不好意思。

赵大夫瞬间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脸登时变得通红,心里气愤不已。

这事从前也发生过很多次,金氏总是能逼得所有人抵物还债,有几次甚至逼得病人活不下去,他也几次和金氏因为这个吵架。

但是月前,他已经给金氏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再这么做,两人就和离。金氏也已经赌咒发誓不会再这么做了,否则便天打雷劈。

因为这个,金氏不久前说刘氏换上账的时候,他想着刘氏确实是不愿意欠钱的性格,再加上金氏确实拿了铜板来,他便没怀疑什么。

现在想想,确实是从那以后,金氏便时常带一个银镯子出门。

“你放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