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十年前吧,那时大哥十二岁,我十岁,常璟好像还不到五岁。”常颐速度很快,一会儿功夫,面团就揉好了。

“主子,这是要做什么?包子还是馒头?”

楚曦月看着常颐买回来的包子和馒头,想了一下,道:“做面疙瘩吧。”

“面疙瘩汤?”

“是的。”楚曦月点点头,这面团揉起来不能浪费。

“那好咧!”

另外一边,冷夜破天荒的没有早起,他睁着眼睛定定地看着房顶,昨晚他做梦了,梦见自己跟师妹在一起。

***

不一会儿,楚曦月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疙瘩汤和两个大肉包过去敲门,轻声问道:“你醒了吗?”

“醒了。”秦寒羽撑着床板坐了起来,看了一眼趴在床头呼呼大睡的玄龙,想了想,把它提溜起来放在床底,道,“你进来吧!”

“好,那我进来了。”楚曦月推开门走了进去,“我来看看你的伤怎么样,顺便给你把早饭端过来。”

“嗯!”秦寒羽翻身下了床,端坐在床沿,淡淡的应了声。

楚曦月把面疙瘩汤和包子放在一旁的桌上:“昨天走了那么多路,伤口有没有裂开?”

随后走到窗边打开两扇窗户,一缕阳光照射了进来,原本阴暗的室内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

秦寒羽深吸了一口气,胸口处并没有传来刺痛感,他道:“应该没有裂开。”

“没有裂开,那就好。”听到秦寒羽的话,楚曦月松了一口气,“早饭我放桌上了,我先去忙了。”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

“这个,你不看一下吗?”看楚曦月要走,秦寒羽眉心微蹙,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不想让她这么快就走。

“你不是说伤口没有裂开吗?”楚曦月问道。

“嗯!是没有裂开,但还有点疼。”秦寒羽心虚的别开脸。

“哦!那我再帮你看看。”楚曦月走过来,拉开秦寒羽的衣襟,将缠绕在他胸口的纱布解下来。

秦寒羽看着楚曦月那双白皙修长,干净的一尘不染,指尖还微微泛着粉红的纤纤玉手在自己的胸膛上轻轻地划过,被触碰到的肌肤一阵战栗,心里则漾起了一阵涟漪。

秦寒羽心下一震,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楚曦月的手指在那还有些微微泛红的伤口处轻轻按压了一下,“还好,没有感染,不过我给你的药还要继续吃。”

消炎药真是个好东西,这么严重的伤这还没到半个月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嗯!”秦寒羽点点头。

楚曦月又道:“你这伤口已经在愈合了,这个纱布可以不用再绑着了,不然的话以现在天气热很容易捂出痱子来。”

“不用绑着了?”秦寒羽问道。

“嗯,已经愈合就可以不用绑。”楚曦月边说边开始解除秦寒羽身上的纱布,她记得大哥说过夏天能不绑纱布尽量不要绑,不然容易发炎。

前世楚曦月的大哥是当地三甲医院外科的一把手,而且在国内都能排的上号。

楚曦月她虽然不是医学生,但是闲着无聊的时候经常会去翻大哥的那些医学书籍,医学方面或多或少的懂一些。

水平也就是赤脚医生的水平,但在这里却是够用了,毕竟她有大哥的药箱在,药箱里什么都有,而且她发现里面的药每天都会有所变化。

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她知道自己大哥是国内最精英的医学专家团队中一员,具体负责哪一块她就不清楚了,大哥口风很紧,从来也不说。

楚曦月微弯着身子,细心的替秦寒羽解纱布。

秦寒羽盯着楚曦月近在咫尺的侧颜,睫毛很长浓密且乌黑,就如扑闪的鸦翅般,眼睛是眼尾上翘的桃花眼,鼻子挺翘,长相明艳又妖。

说实话五官美的张扬又肆意,气质清冷又孤傲,如果不说话站在那里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妖精,只是一开口就毁了这清冷孤傲的气质。

秦寒羽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打量一个女子,他见过的美女无数,这是第一次有心跳如雷的感觉,他很是不解。

就在这时,门被人砰的一下撞开了,楚曦月和秦寒羽同时吓了一跳。

尤其是楚曦月转身转的太急,把自己的脚给扭到了,于是整个人砰的一下坐进秦寒羽的怀里。

秦寒羽面色微僵,有些不知所措,想伸手去扶住那看起来盈盈一握的细腰,但又有些犹豫。

“姐,叔叔,你们在干嘛?”门外赫然站着楚寒和常璟。

楚曦月面红耳赤,尴尬地站起身来,双手叉腰,“还不是你吓得,小屁孩这么急哄哄,门都不敲,跑进来想干嘛?”

楚寒顿时想起来之前楚曦月教过他进别人的屋子要先敲门,心虚地眨了眨眸子,“常璟哥哥说今天是市集,我想跟常璟哥哥去街上玩。”

“去街上玩?”楚曦月眸子立马一亮,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把附近山上逛了个遍,但这热闹的小集市却还没有见识过,也不知道这集市是不是如书中描绘的那般热闹。

楚曦月两眼放绿光地问道:“集市上很热闹吗?”她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在现世只是个高中生。

“热闹,这里是陈国和昭国的交界处,虽然只是个小镇,但人特别的多,不仅有昭国人还有陈国人,我还见过有高鼻碧眼的犬戎人。”常璟忙答道。

他前几天就是住在这镇上,见识过镇上的热闹与繁华。

“好!我们一起去,我顺便买点东西。”楚曦月二话不说就扔下秦寒羽跟着楚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