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这是白筱筱辛苦当差几天以来拿到的第一份外快,她激动之下直接就把要婚配的册子给摆了出来。

“你们尽管挑,看中了哪家我就去说媒!”

“多谢官媒大人!”

高家人也很激动,一家人凑了过去看册子,只除了当事人高秀秀本人。

但是高家人都不识字,一家人瞅了半晌,面露为难:

“还是官媒大人做主吧……”

“高小姐的意见呢?我先挑着合适的给你介绍介绍。”

白筱筱对着坐在一旁神情腼腆的高秀秀露出一个微笑。

高秀秀人如其名,长得颇为秀丽,尤其是她还没生过孩子,虽成婚七年,眉宇间还有着几分姑娘家的纯真。

对上白筱筱的笑容,她微微诧异:

“官媒大人是在问我吗?这不合规矩。女子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无子从兄……我如今既回了娘家守寡,一切皆由兄长做主即可。”

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把白筱筱说得一愣一愣的,脑子里莫名其妙就浮现出郭孝那个妈宝男一本正经的样子来。

这两人一个道德标兵,一个闺秀典范,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

只可惜,这个年龄差距大了点儿,再加上郭母自视甚高……算了。

白筱筱摇摇头,甩掉这个疯狂的想法,对眼前这个深受封建社会压迫的女子,抱以最大的耐心:

“话虽如此说,以后过日子的人却是你自己,兄长做主也罢,总归要你自己满意才好。”

“我……”高秀秀张了张嘴,干脆起身走人了:“大人还是与我兄嫂说吧。”

这……

白筱筱终于认清了一个现实——

未来挑战她职业生涯的,或许不是这人世间不够美满的姻缘,而是这跨越几千年的三观鸿沟啊!

高家兄嫂见自家妹子走了,说话也就放开了:

“我家妹子性子腼腆,惯常不会跟人饶嘴弄舌的,大人最好帮忙挑个家中独子的,省去妯娌麻烦,另外人得上进正派,家中得有傍身的田产,好让我妹子安稳度日……”

“你们对于傍身的田产,是个什么标准?”白筱筱点点头,细问了一句。

作为女方,要求男方有房有地,这是要求男方有立身的根本,这在什么时代都是合理的。

“这个好说,我们也不是那等嫌贫爱富的人家,只要不是茅草房,不是佃户贫家,都使得!对了,还有最最要紧的一条,婆婆不能难缠!”

这个白筱筱更能理解,人家妹子刚从恶婆婆的手里逃出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要求一点儿不过分。

只是翻了翻册子,白筱筱发现这合适的对象,还真没几个。

有朝廷的律令压着,大部分男女都是早婚,但凡有合适的人家,谁也不想坐以待毙等着官媒婆上门。

这剩下的,质量是真不高。

但是面对高家兄嫂期待的眼神,她还是硬着头皮抛出了几个人选:

“王家岭郭家有个独生子,十九岁了,脚微跛,家里有二亩地……这个年纪不大行,你们看看这个,这是浠水庄的陈员外,今年三十八,正妻去世半年了,要娶个续弦……但他本人有三个儿子,恐怕也是不行……”

白筱筱越说越尴尬,这要搁现代,那她打死也不能把这个条件的男人往嫁妆丰厚不带娃的小寡妇面前推。

只可惜如今任务在身,不得不跛子里面挑将军,成不成的都拉出来溜溜。

结果说完了一总结,这几个人选中还就是郭孝的条件最好。

家里有房子有地,独生子,还是头婚。

对比什么要娶续弦的陈员外,要纳小妾的李财主,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高家哥嫂听完就揪着白筱筱问:

“郭孝这小伙子人品如何?父母双亲在乡间风评如何?”

白筱筱瞠目结舌:

“这……这位郭孝的年岁,差的是不是有点大?”

“这有什么,俗话说的好,女大三抱金砖,这大六岁正正好抱两块金砖!”

高嫂子一句话就把白筱筱的顾虑堵了回去。

白筱筱无奈,把郭家的情况老实交代了一下:

“这郭孝吧,虽然微跛,但是不影响走路,小伙子人品还是可以的,就是对父母特别孝顺……”

“孝顺好啊,孝顺的男人最可靠!”

高大哥一听,更是大喜过望:

“男人不就该孝顺父母吗,天经地义的事儿,孝顺父母说明他守规矩,品德好!”

白筱筱:……得,你们三观一致,该是一家人!

等到走出高家的时候,白筱筱手里又多了一个红封,高家嫂子拉着她的手,满脸堆笑:

“挑来挑去也就这家最合心意,麻烦官媒大人了!”

白筱筱捏了捏红封,至少三十个铜钱。

“成,我这就去郭家提亲。”

“您,您知道怎么说吧?”高嫂子热情完了,欲言又止。

“这我知道,我只说这事儿是我看着能成,与你们无关!”

不管什么时代,女方都希望能在男方面前保留矜持的高姿态,不希望被认为是上杆子倒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