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楼的附近,星元镇一家大酒楼里。

一名北极门的弟子吴松正在喝酒,夹着小碟里的花生米,无精打采。

九星楼一共分为八门,分别为:一至七斗门,最高的北极门,根据弟子的实力划分。吴松显然是九星楼的高阶弟子。

吴松,男,二十七岁,长发披肩,剑眉星目,脸型棱角分明,身高一米八四,一身北极门的高阶弟子服装,言行洒脱,个性桀骜不训,是一名令师门担忧的人,不过颇受一些师弟们的喜爱,常常请他吃肉喝酒。

“吴师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师弟郑强走过来问,坐到吴松的左首,一脸关心的神情。

“不喝酒干什么,待在九星楼天天都是那些事,烦死啦!”吴松抱怨道,举起一杯,又满口下肚。

“来……陪师兄一起喝,一个人实在无聊!”吴松说道,端起酒壶给郑强倒酒。

“有一件事,比喝酒更有意思,你想不想听?”郑强端起洒杯,一脸神秘地说。

“什么事?”吴松不屑地问,自斟自饮。

“有人在四处打听我们九星楼的《摘星诀》,听说他花重金,从一名中阶弟子手上,购买了《摘星诀》的中级功法。”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九星楼的《摘星诀》,就算送给其他门派的人练,他们也练不成,别说外人,就算我们九星楼的弟子,也要看天赋和机缘。”

“可是师兄,我听说那个人已经练成啦,而且习练的是《摘星诀》的高级功法。”

“哦……高级功法,不可能……不会有这种事?”

“是真的!”

“真的……你怎么知道?”

“那人不知是无知还是大胆,他竟然就在流星涧里修炼,那里是我们九星楼弟子常去游泳的地方,当然就被我们看见啦!”

“《摘星诀》的高级功法,是只有尊长才能修炼的,连我们这些高阶弟子,也只能习练其中的一小部分,他是怎么得到的?”

“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不如我们去看看,把他的那本秘籍抢过来,顺便也可以教训一下他。”

“好……我一直都想部习练,可惜师傅不允,这次能够抢到秘籍,倒可以自行修炼,省得看师傅脸色。”

“对……师兄,到时也让我抄一份呀!”

“当然!”

流星涧。

一个悬崖旁,有一处水潭,几条溪水汇聚在此,缓缓向下流,直到悬崖边,陡地下落,形成千丈瀑布,气势雄壮,白气缥缈,使得这里犹如仙境。

两个身影在一条小径上出现,正是吴松和郑强,他们几个起伏,跃到悬崖边,往下俯视。

崖下白雾一片,只听到轰然水响,无法看到任何身影。

“你确定是在这下面吗?”吴松问道。

“确定!”郑强回答。

再次俯视下方的情况,吴松侧耳倾听,一脸迷惑,说道:“他在下面什么位置,是在瀑布后面的石洞里吗?”

“有时在水流冲击中,有时在石洞,我们已经看到好几回!”郑强说道。

“好,我们下去看看,看他是何方神圣,不但偷学我们九星楼的功法,还敢在附近修炼,真是胆大包天!”

说到这儿,吴松转身向几块岩石跳去,几个起伏,落向下方。郑强一见,立刻跟上,尾随在吴松的身后。两人像燕子一样轻盈灵活,腾在空中飞翔,不一会儿,就来到瀑布旁边的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瀑布的五分之二处,背后果然有一个山洞,只是没有路径,武者需要施展轻功才能到达。

在几块岩石上轻点,掠过一片灌木丛,吴松和郑强来到洞口。

“吴师兄,那个人已经在修炼《摘星诀》的高级功法,是不是说明他已经成长到高阶武者,万一我们打不过怎么办?”

“师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打不过就逃呗,再说了,他只是今年才拿到高级功法,又有什么好怕的?师兄我可是修炼高级功法已经五年了,现在的功力是二十一年,如果战前蓄力,可以达到四十二年,你怕什么?”

“真的吗,原来吴师兄已经有四十二的功力容量,真是了不起,众师弟们还以为你好逸恶劳,荒废了武功!”

“你们这帮蠢材,只知道眼红别人的偷闲,却不明白别人的暗下苦功,以后学着点!”

“是……吴师兄说得对!”

“走,我们进去看看,我倒要认识一下,是哪个蠢材干这样的事!”

吴松边说边往里走,郑强一脸高兴地跟着。

悄然前行一里,吴松和郑强在石洞中听到“轰轰”的声响,脸色一变,相顾而视,带着好奇的心理,循声觅去,二人趴在一个小石孔中,往下方大洞里的一处火炬看。

只见一个少年身影正盘坐在火炬旁,时而运功,时而拍出一掌,不断运功和发功,不断检查内功的路径和方向,试探出积蓄功力和施展功力的法门。

只是三个时辰,那个少年已经融会贯通《摘星诀》的高级功法,说明他已经习练不止几天,很有可能他已经学会,只是跑到这个山洞里,尝试收发功力,反复琢磨其中的奥妙。

“吴师兄,我们还要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