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从秦婉的房间走出来,林秀暗自舒了口气。

幻之异术,真的厉害。

如果不是他拥有目之异术,根本无法从幻术中挣脱出来。

四次觉醒的目之异术,似乎拥有某种破妄的效果,刚才被秦婉迷惑时,他几乎是本能的动用了那种力量。

难怪灵音和薛凝儿都说,秦婉是个危险的女人。

刚才也就是林秀,换做其他人,哪怕他们具有攻击或者防御极高的天阶异术,对于精神上的攻击,也毫无办法。

物理防御对精神攻击,根本没法打。

不过,除了危险之外,林秀还发现了秦婉的一个优点。

这姑娘能处。

她是真的实诚。

一点儿都不拿他当外人。

恐怕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想有她这样的一个朋友。

好不容易将那些刺激的画面从脑海中抹去,林秀调整了一下位置,今天晚上,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

第二天一早,林秀一边吃着秦婉蒸的包子,一边思考着怎么获得她的能力。

她和薛凝儿彩衣不一样,想要通过泡她来获取她的能力,很不现实,面对段位这么高的女人,谁泡谁还不一定。

灌醉她,似乎更不现实。

直觉告诉林秀,和秦婉喝酒,先醉的可能是他。

这个女人和他认识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她是唯一一个,让林秀感觉从哪里都无处下手的女人,只能默默的等待机会。

王都街头。

林秀和薛凝儿并肩走在一起,他们身后两步远的地方,是李柏樟和陈佩佩。

为了能光明正大的出门,薛凝儿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她和闺蜜陈佩佩一起出门,林秀则叫上李柏樟,这样看起来就更加正常了。

陈佩佩看着满脸都是甜蜜的薛凝儿,心中叹了口气,她本来只是想羞辱赵灵珺的,结果却将自己搭了进去。

不说薛家如今已经更上一层,今非昔比,哪怕是以前的薛家,他们两人也是不可能的。

她当初支持凝儿胡闹,或许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而且,她们两个也太过分了,自己出来幽会,还偏偏要带着他们两个人,看着她们郎情妾意的样子,也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瞥了身旁的另一位男子,说道:“我在异术院见过你,你是哪家权贵子弟,好像和凝儿他们关系很好的样子。”

李柏樟道:“我爹娘都是普通人,不是什么权贵。”

陈佩佩看他也不像权贵,王都有名有姓的权贵子弟,她都认识,也知道权贵子弟是什么气质,说起来,眼前之人,和凝儿喜欢的林秀一样,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

来到李柏樟的宅子之后,薛凝儿对陈佩佩道:“佩佩,你在这里等我啊,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回去。”

陈佩佩对她摆了摆手,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薛凝儿握着林秀的手,两人飞上高空后,她才看向林秀,问道:“佩佩我可是给他约出来了,接下来就看他的了。”

薛凝儿曾经答应过李柏樟,要介绍闺蜜给他认识,直到今天才完成诺言。

林秀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了。”

陈佩佩虽然也是国公府的小姐,但她并不是嫡系,之后的命运,大概会成为陈家和别的家族联姻的纽带,无法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如果他能和李柏樟看对眼,那倒也是一件好事。

林秀自己已经脱离苦海了,能拉李柏樟一把,也不能吝啬。

林秀和薛凝儿在王都还要保持距离,但离开王都,来到两人经常约会的小溪边后,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我好想你……”

薛凝儿将林秀扑倒在溪边的草地上,薄薄的红唇也已经堵上了林秀的嘴唇,过了良久,才意犹未尽的分开。

她枕在林秀的手臂上,有些烦恼的说道:“最近那些人天天来我们家提亲,都快要被他们烦死了……”

一个拥有天阶强者的家族,自然会有无数人想要攀附。

薛老国公突破之后,王都的诸多权贵家族,甚至连太子,齐王,另外一些亲王,郡王,都带上重礼,上薛家提亲。

如果薛老国公同意,便意味着,他们会多一位天阶助力,还能多一个天仙般的娇妻,真是两全其美。

林秀轻轻刮了刮她的琼鼻,笑道:“你不是一直很羡慕赵灵珺吗,现在她曾经有的排场,你也有了……”

赵家当年,也是被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只不过那时候,他们是为了赵灵珺,这次求亲薛凝儿,是奔着薛老国公去的。

薛凝儿在他脖子上轻咬了一口,说道:“我都快烦死了,你还取笑我。”

林秀笑了笑,说道:“放心吧,你爷爷不会答应的。”

薛凝儿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是薛老国公突破之前,太子和齐王那些人登门,或许还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他突破之后,就一丝可能都没有了。

凝儿是薛家唯一的千金,她嫁给谁,就意味着薛家倒向谁,过早的站队,是权力斗争的大忌,那些喜欢站队的家族,早已在历史长河中被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