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第一时间暗自开启洞察天赋,去观察已经开始去做事的沈翼。

却发现,自己的洞察天赋也非无所不能。

如身体的天赋和战斗技能可以观察到,但一个人受过什么样的教育,内政能力如何,就不是洞察天赋能看到的了!

田亮云口中的沈翼官至南京户部尚书,虽然无法和张居正、李善长、刘伯温这种层次的名臣相比。

但对于寻常人来说,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能位居户部尚书之职,虽说只是南京的官,无法和京官相比。但不看地位名声只论能力的话,差不多能达到整个历史文臣当中的第三流!”

在王景眼中,纯粹的武将暂且不说。

厉害的文臣如张良、萧何,诸葛亮、王猛、崔浩……这些都是最顶尖的人才。每一个都是战略级的存在,入一国,能大幅度的提升一国的国力,是千古名臣。

第二等名臣能力没有那么面,但也没有明显短板。

都是能担任一国丞相,调理阴阳,稳固大局的良才。如范增、曹参、田丰、沮授,他们都有成为丞相的能力,可称之为国士。

至于第三流的文臣,无论是眼光和格局都有些狭隘,属于州郡级贤士。

能担任高官,稳定地方,但成为丞相或首辅,必然无法稳定朝堂局面。

就像大明,自张居正这位能力出众的首辅病故之后,万历、天启、崇祯三朝,一个合格的首辅都没有。

这也导致大明江河日下。

对于一个势力来说,人才是最重要的支撑。

未来沈翼能身居高位,也可以称之为人杰了。

尤其是在新世界的这个阶段。能力越强的人降临的时间就越靠后。

即便历史长河中的名臣不需要最顶尖的实力,但降临所消耗的时间也不会短。

在如今降临的亿万百姓和势力中,沈翼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在现阶段,属于顶尖的人才。

“正好,如田亮云所言,沈翼擅长管理户口赋税,还精通粮草运输调拨,让他负责东湖堡的民事,可以充分发挥他的能力!”

在知道沈翼的来历后。王景直接准备重用这位人杰。

沈翼未来中进士的时候将近四十岁,现在能力还远远没有达到巅峰,不过东湖堡只有三百多人,严格算起来不过是个小型军墩。

让他现在积累处理民事的经验,未来若是建好城池,沈翼正好能担任县令。

他的能力,足以让王景减少大部分的麻烦。

接下来。

王景没有立刻去修炼技能,而是静静的看着,在看到沈翼把三百余百姓管理的井井有条,开始不断开垦土地后,才放下心来。

……

转眼之间,六天的时间过去。一队乞活军的士卒乘着木筏顺水而至。

“王景,这些天怎么样?那些水贼有没有上岸?”

带领乞活军士卒的是张浑,他成为中军队正之后,并不是说只能呆在河边寨不动弹。

相反,由于乞活军扩张太过迅速,兵卒的实力还没有跟上。

所以为了防备万一,中军的精锐需要不断的轮番向四方巡视,观察屯田队伍的情况。

如果外出屯田的队正不称职,便会及时的更换。

分散出去的百姓,都是乞活军势力壮大的源泉,折损严重影响的都是乞活军的力量,冉亮不会放任不管。

在得到外出巡视的命令后,张浑主动的请求来东湖三堡。

在他们靠近东湖堡地界的时候,江志雄负责的岗哨已经发现了他们,王景直接带人来到了河边。

“哈哈,还算不错!”

王景笑着迎了上去。

他和张浑经过一同上阵厮杀后,交情日渐深厚。所以也没怎么客气,直接带着对方朝着远处的营寨走去。

张浑看去,只见两百多人正在忙碌的修建营寨。

营寨宽两百步,长三百步,并不算大,营寨之中有着一座座木屋。

寨墙用木料简单的搭建,并不安,不过那些百姓正沿着寨墙挖壕沟和羊马墙。

他也明白,三百多百姓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建好防御严密的营寨。

王景能修建出一座简陋的大寨,还知道挖掘壕沟以及修建羊马墙来弥补营寨的防御体系,已经很不错了。

光是这点,就比其他分散屯田的队伍强好几倍。

这几天张浑听熟人提起过,在北面平原上屯田的两个队伍,在管理上能力不足,饿死了不少百姓,甚至还有一些百姓准备逃亡。

这才几天时间,负责屯田的两个队正,就能把事情搞成这样,也真是出乎乞活军高层的预料。

其实这种情况也正常。

乞活军中高层都是汉家豪强出身,但底层可是实打实的流民。

他们从一场场的厮杀中活下来,是立下不少功劳。

但他们的性格和手段,沾染了许多胡风,比较粗暴。

让他们上阵厮杀容易,但让他们管理流民屯田,超出他们的能力了。

如今乞活军同样缺乏人才!未来发展到一定程度,肯定会因为人才不足而受到限制!

张浑本以为,王景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