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从物业办公楼出来,顾言将方才林淮的新鉴定结果告诉了许穆闫:“林淮说,刘爽身上有和刘琳同样的针眼,根据针眼周围的组织化验可以得知,这个针孔是藏针。”

所谓藏针,是医疗上的一种输液方式,针对于经常输液的病患来说,在体内留置空针可以避免每次刺穿皮肤,可以减少病患的痛苦。

刘琳体内有藏针可以理解,毕竟她经历了一场化疗,有病在身,可刘爽身上有藏针的痕迹,就令人沉思了…

“另外,刘琳确实患有骨癌,但通过她身体的状况检验,刘琳并不止做过一次化疗,在李山陪同的那次化疗是第二次了。”

“看来那个廖医生的确有事情瞒着我们。”

顾言点头,她已经吩咐下去,去调查这个廖医生了,希望能有新的突破口。

两人调查后没有着急回局里,而是去了许穆闫订的那家餐馆,现在是中午,过来吃饭的人比较多,许穆闫提前订了位置,却也无济于事,两人依旧没位置坐。

看着人满为患的餐馆,许穆闫提议要不打包回局里吃,反正也只是一顿饭,在哪里吃都一样。

可顾言却拒绝,环顾坐满的餐馆,眼底有些兴奋:“这里就在憬阳小区附近,说不定能碰上什么线索。”

她带着许穆闫随便找了两个空位置,坐下时寻问了同桌的客人:“请问这里有人吗?我们想拼个桌。”

没人会拒绝帅哥靓女,顾言的眼睛很毒,挑了两个大姨年纪的女人询问,两人抬头看见许穆闫一脸乖乖男的模样,随即笑呵呵的让出位置:

“看你们的装扮,怎么在这里挤着吃…”一旁吃着肉面的阿姨嘟囔了一句,看着顾言和许穆闫衣着干净,浑身散发着股英气。

郎才女貌,一看就知道是对情侣。

顾言笑了,接过服务员端上来的一晚羊肉汤,从盘中拿过一个白馍,先咬了一口。

“我们想在这附近租房,就近吃个饭。”

“哦~”

大姨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举起手中的木筷在空中点了点:“小年轻就是要一起奋斗,感情才长久,不过姐姐提醒你们啊,你们最好去对面小区租房子,不要在憬阳小区租,这憬阳小区最近不太平,就前两天,一下子死了三个人嘞!”

那人故作神秘,眉毛飞舞,眼神不自觉看向门外,生怕自己的话会得罪人。

“我们也听说了,所以有些犹豫,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害,你们听没听说过引鬼降。”

“这…还是相信科学吧!”

“啊?哎!不是,你们误会了!”

那人看自己碗中没剩多少食物,干脆直接放下了筷子,准备和二人仔细说道说道:“我说的引鬼降是一篇舞蹈!跳舞者舞姿怪异,身材纤细,化上惨白的妆,在雪地上起舞,美惨之感…被人命名引鬼降!”

“这舞,什么时候有的?”

顾言和许穆闫都不懂舞蹈,但要是说有这么诡异的舞蹈编排,他们应该也可以了解到,一点都没听闻,有些奇怪。

那人想了想,这段舞蹈视频早就在网络上流传过,非常火,可最近确实没有看到过…

“我也记不清了,前几天网上流传挺广的,最近没怎么看到了。”

许穆闫盛了一碗羊肉汤,放到顾言面前,声音轻柔:“那您知道编排者是谁吗?”

“不知道,不过啊,跳舞的就是前天报导上的死者!”

大姨故意加重了死者两字的音调,抽出一旁的卫生纸擦嘴,看朋友也吃的差不多,起身付款离开。

身边的位置空了出来,顾言身体前倾,小声对正翻着手机的许穆闫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应该被下架了,只能找到一些片段。”

说着,许穆闫将仅仅只有四秒的视频按下播放,随即一个女人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掰动自己的手臂,而这个女人的脸,正是刘琳。

视频的上传者,是一个id叫霖霖的女孩。

许穆闫将视频转发到工作群,技术科马上进行追踪,短短十分钟就得到了回复。

通过信号定位,视频的上传者正是憬阳小区的用户,那个叫霖霖的id正是刘琳的妹妹刘爽,技术科还通过视频追踪,还原了被网站下架的完整视频,整个视频以一种诡异的音乐直击内心,加上舞者的舞姿,整整一分钟就让人压抑不已。

而跳舞的场地正是憬阳小区南角的小路。

一样的…白雪。

“事情好像越来越不简单了。”

顾言叹了口气,掐着眉心,脑中联系已经获得的线索。

“走!回去!”

走访了一上午,也该回去整理各部分的调查线索了。

回到局里时,各部门都忙得不可开交,同时发现三名联系人,虽然都和刘琳有联系,可案子没有绝对的方向,还是要分开调查,以免走错方向。

几位外出调查的警员都还没回来,在局里的成员工作兴致不高,各个垂着头。

顾言走了一圈,直到看见林淮手上戴着手套贴着墙站立,才叹了一口气:“累了?”

“一上午,解刨了三具尸体,不能说没用,只能说毫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