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刘琳走后,廖医生接到了一个没有显示号码的电话,那人的声音经过变声器的特殊处理,他告诉廖医生,廖染染在他手上,如果想让廖染染平安无事,就按他说的做。

“我当时慌了,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那人却让我走到窗户旁看楼下。”

“结果我看到染染一个人站在风中,我想把她带上来,可电话那头的人却说,我不可能无时无刻的保护她,劝我不要做无用的挣扎。”

当时的廖医生已经开始害怕了,他能感觉到有人在监视他,于是他拉上了窗帘,开了灯,又将门关好:“你到底想做什么?”

电话那人的声音懒散:“威胁你…她快死了,如果有警方调查,你要将刘琳的确诊时间说成今天,你知道该怎么做…”

廖医生只觉得对方莫名奇妙,随后电话那头告诉了廖医生具体的做法,最后告诉廖医生:“你的笔筒里已经被放了窃听器,我也会时刻盯着你,如果想让你的染染平安回去,就按我说的做…”

接下来的事,就是顾言所调查到的事,廖医生隐瞒了事情的经过,直到廖染染被警方送到了医院,他才松了口气。

“放心吧廖医生,我们会派人保护你女儿,不过,你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这么做吗?”

廖医生摇头,他不敢多问,只要能确定廖染染是安的就可以。

那个人很明显没有想伤害廖染染,只是想通过这件事误导他们查案,可他怎么知道刘琳会遇害?

廖医生交代完这些事后,急着回去照顾廖染染,顾言便让周晓昆护送廖医生回去,待病房内只剩下顾言和许穆闫后,顾言看向许穆闫的方向:“这个人…”

“这个人不是凶手。”许穆闫很肯定自己的判断:“但是,他很可能是幕后主使。”

藏的这么深,想揪出来恐怕要费些功夫。

半小时后,医生又带着眼药水过来,帮顾言和许穆闫上了药,两人睡了一会,再醒来时顾言的眼睛已经完可以视物。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她看着一旁目光呆滞的许穆闫,关心道:“恢复的怎么样?”

“拿些药便回去吧。”

许穆闫知道顾言想回去跟进案子,他眼前依旧白茫一片,那药水似乎对自己一点作用都没有。

他小心翼翼的起身,不想让顾言看出什么,通过声音判断顾言的动作。

张小生开车带着两人回到局里没多久,齐曼也带着另一名警员回来,警员看着顾言,有些不好意思:“都怪我拖了后脚。”

“人没事就好,齐曼你去看看倪东那边审的怎么样了。”

“技术科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吗?”

“怎么没看到林法医?”

“整理一下心情,五分钟后到会议室开会。”

顾言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在位的工作人员顿时感觉到了压迫感,听到要开会整理琐碎的案情,各个都来了精神。

将以有的线索进行梳理,可以确定倪东就是这次恶性案件的凶手,可他们并没有发现有力的证据。

五分钟后,会议室内坐满了人,许穆闫是最后一个进会议室的,他扶着会议室的玻璃门,故作轻松的靠在门上,目光看向顾言。

最先汇报的,是负责审问的警员:“你们不在的这几个小时里,我们对倪东进行了初审,他目前对杀害刘爽的过程供认不讳,这是记录报告。”

“报告上记录了倪东于刘琳杀害刘爽的过程,可关于装修工人以及刘琳的死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既然已经认了刘爽,就没必要再隐瞒其他的了,可他却一口咬定,其他人与自己无关,且态度坚定,所以他们并没有逼问,而是等顾言他们回来做二次审问。

顾言点头,看着手中的记录:“我们了解到,有人暗中威胁廖医生阻碍查案,这次围捕计划也失败了,张小生你来汇报当时的情况。”

“是。”

“当时我们守在门外,先见周晓昆和一名同事背着廖染染离开,随后没过多久就闻到一股茉莉花的味道,那人紧随着走出,我们与他开始了短暂搏斗,那人身高一米八左右,很瘦,但力量很大,动作很快,明显是专业的格斗术,同时一辆车牌号为9963的黑色轿车停在路边,那人只对我们说了一句里面的人有危险,便以很快的速度上车离开了,之后我们只能选择先救人,再做打算,那辆车我们正在追踪,周围的监控也正在排查。”

“汇报完毕。”

张小生参与到的事情经过就是这样,顾言也准许张小生继续负责这一部分的调查。

她看向靠在门边的许穆闫:“许专家下午的时候送过来一份血液样本,化验结果如何。”

“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样本属于第二受害人,可通过许专家提出的问题,我们进行了其他化验,发现血液中含有极少量的硅胶成分。”

硅胶一般是容器的成分,将血液放入硅胶容器中,可延缓血液凝固的时间。

“对此我们有理由怀疑,第二受害人遇害后,有人重新布置了现场。”

除了这个理由,没有更能解释现场没有遗留痕迹的原因了。

“齐曼,你带着痕检科复查第二受害人现场,注意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