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些不适,没关系。”

他正想说案子要紧,就感觉有人拖住自己的手臂,清冷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我扶你过去。”

他眼眸微眯,瞳孔努力聚焦,才勉强能看到顾言的轮廓,伸手将扶着手臂的手握紧,低声道:“我能看清轮廓,放心。”

他的掌心温热,很暖,他笑着,很阳光,很温柔,眼中清澈,毫无波澜。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许穆闫这张脸,恍惚间,竟感觉许江安就在自己眼前。

“江安。”

“什么?”

许穆闫收起笑容,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松开了顾言的手:“再帮我滴一次药水吧。”

顾言看着许穆闫的表情变化,他收回手时的眼神有些决绝,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看法。

他们两个人,一定有联系。

那今天那个人又会是谁?

顾言拿了药,回到许穆闫身边,又帮他滴了一次药水:“你还是回家休息吧,让小生送你,我一个人去审问。”

“我虽然看不见,但可以听。”

许穆闫闭眼待眼中的灼热感散去后,睁眼看着顾言,眼前白色散去些许,可也只是一瞬间,不等许穆闫开心,眼前又是那样的白茫。

他有种感觉,或许…他再也没机会看到顾言了。

没人知道他那时的眼睛有多痛,可他不能退避,他知道,在那种封闭的地方,烟雾无法散去,烟雾中的有毒物质聚集在里面。

他也深知,那清淡的茉莉花香,是最温柔的致幻剂。

果然,自己出现在大众视线中,他便找来了…

许穆闫没有告诉顾言自己眼睛具体的情况,上了药后不顾顾言的反对跟进了审讯室。

审讯室内,倪东双手戴着手铐,眼神呆滞。

“我都承认了,我就是伤害刘爽的凶手,你们还要来问什么。”

顾言坐在倪东对面,翻开笔记本:“她是刘琳的亲妹妹,为什么这么做。”

“我都说了很多遍了,我看她不顺眼,刘琳也看她不顺眼,所以就把她灭了。”

“你说谎。”许穆闫翘着二郎腿,双手搭在腿上,看着倪东:“如果你说的具有说服性,我们就不会再来审问你,是你自己说实话,还是我替你说?”

顾言和倪东都转头看向许穆闫,她不知道许穆闫想做什么,又看向倪东,只见倪东瞳孔收缩,随后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我说的就是实话。”

“实话?”

“刘琳楼下的茉莉花是你摆放的吧。”

“对,用来掩盖氨气的臭味,怎么,有问题吗?”提到茉莉花,倪东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你觉得,平常的茉莉花能掩盖住那刺鼻的味道?”

“那茉莉花上,添加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你觉得,他是真心帮你吗?如果是,为什么让你来做这些事,又为什么害死了你最爱的人!”

他最爱的人,自然指刘琳,如果真的按寻问笔录上写的那样,刘琳的死与倪东无关,那…可以赌一把。

听了许穆闫的话,倪东也有些疑心,他对刘琳的死也非常意外,还有那第二受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刘琳家中,他然不知…

或许,他真的被利用了。

倪东看着许穆闫良久,有些后悔,低下头,声音更咽:“刘琳…她那个时候会不会很痛…”

见倪东松口,顾言也松了口气,点开了一旁的录音笔。

“那个人没露面,我们也不知道是谁,他只说有办法治刘琳的病。”

“刘琳她…一年前确诊了骨癌,本来是有机会治好的,可她家里,竟然不愿意出钱给她继续治疗,原因竟然是,要留出钱给刘爽做学费。”

“我一直都知道,她们家偏心刘爽,就像我家里偏心哥哥一样,被偏心的人永远不知道,另一个人有多痛苦。”

“刘琳很无助,便放弃了治疗,直到不久前我们重逢,我得知了此时,立马带她去大城市做了检查,可惜癌细胞已经扩散…一个月前,我们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称可以治好刘琳的病,但需要我们做一些事。”

“他告诉我们有一种土方法可以杀死癌细胞,但需要匹配的骨髓,刘琳她们是被收养的,与刘琳匹配的骨髓,只能从刘爽身上下手,我们找到了廖医生,可他却拒绝了我们,还讲了很多医学上的常识。”

“没办法,没有医学基础,我们只能自己动手…”

“所以你们联手害死了刘爽?”

倪东低下头:“是那个神秘人让我们这样做的,他让我们将拿到的骨髓交给他,半月后会给刘琳送来特效药。”

“谁知,没过几天,就得知了刘琳遇害的消息…”

“警官,琳儿她…她…”

“那人对她用了致幻的药物,她是笑着离开的…”

倪东点头,鼻尖发酸,趴在桌子上,身体开始抽动。

他哭了,为了她,也为了自己。

纣阳城的冬夜寒冷刺骨,唯有高汤美酒才可驱散这体外的寒冷,及时已经临近零点,火锅店内也是人满为患。

“3号桌,您的菜已经齐了,请慢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