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子结了大半,陈局长命令二组将剩下的琐碎交给一组处理,二组成员休息一天,补充元气,气的二组成员在办公室内骂了许久。

顾言确是看的开,也明白陈局长的用意,他是怕二组的成员吃不消,回家睡了一个整夜觉后,次日一早便被张小生的电话叫醒。

“顾队…有新案子…陈局长让我们赶快回去。”

顾言:…

说好的休息呢?

挂了电话,顾言望着天花板,白色天花板上映着自己的身影,她整个人大字型躺在床上,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十分明显,她想不通,明明已经做了足够的运动与训练,为什么还是没能摆脱渐冻症的到来。

她不想死…至少在找到许江安之前不能死。

想到许江安,顾言脑中突然浮现许穆闫的模样,虽然两人长的很像,可行事风格完不一样。

她坐起身,重新摸上手机,拨打了许穆闫的电话,电话响了三声才被接听,水流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他似乎在淋浴。

“许穆闫,你的眼睛怎么样了。”

许穆闫眯着眼关了水龙头,水珠从他的发尖滴落到结实的胸膛,轻喘着气,身上还留着热水淋浴后的温热,语气却有些冷淡:“没事了。”

他看着眼前的事物,睡了一觉,是能看清东西了,可眼前的一切却变成了一片灰暗,所有的东西都是灰色的,没有其余的颜色。

“不舒服的话我可以陪你去医院。”顾言有些不放心:“你别误会,我就是想你要是因为我变成了瞎子,多不值得。”

“没事,大不了你负责。”

负…负责…

顾言没想到许穆闫会说出这样的话,立即反怼了一句:“好,我负责带你办理残疾证,让你以后有低保!”

许穆闫:…

“西街一家火锅店发现了命案,快过来吧。”

说完,顾言挂了电话。

纣阳城西街一家火锅店门口围满了人,警戒线也已经被拉起,张小生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拍照留案。

顾言打着哈欠,掀开警戒线走了进去,看着眼前一幕,频频摇头。

火锅店内一片狼藉,酱料撒了一地,一旁的店主歪头看着这一幕,偷偷的抹眼泪。

“不是说命案吗?受害者呢?”

顾言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受害者,便寻问一旁的张小生。

“在里面。”张小生指向一个包间,有些惋惜:“受害者有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是这家店的老板。”

老板…顾言余光看向一旁偷偷哭泣的女子,问道:“那这个呢?”

“老板娘…”

嗯…老板和一女子受害于自己的店里,老板娘在一旁偷偷掉眼泪,正常人的思维,也能将嫌疑人定在老板娘身上。

“好好问问怎么回事,我先去看看受害人。”

顾言走进包间,林淮已经在观察现场,他半张嘴,嘴唇发干,呼吸有些不稳,眼睛上的黑眼圈很重,似乎又熬了通宵。

在他前方的沙发上,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安详的躺在沙发上,桌子上还摆着一些蔬菜和已经瘫软的肉片。

这两个人,当时在吃火锅。

“两名死者嘴唇黑紫,应该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

林淮起身摘下手套:“顾队你看还有没有需要的,没有的话我就把人带走了。”

顾言简单看了一眼,检查尸体这种事本来就不是她的工作,可她看着两人的姿势,觉的奇怪:“带走吧。”

“对了林法医。”

林淮抬头,乌青的眼睛望着顾言,很是憔悴。

“回去休息一下吧…”

林淮笑了笑,摆着手,走出包间:“我休息,你来解刨吗?”

顾言叹了口气,局里只有一位法医,工作强度可想而知,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现场,痕检科在采集已经烧干的汤底。

包间内的布局很简单,方桌沙发,通体白墙,灯光昏暗,红色的沙发有些偏红的色调。

幽闭,压抑。

顾言只看了一圈,便有些受不了,退出了房间,

一道黑影挡在自己面前,抬头的那一刻,黑色镜片向自己靠近,许穆闫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不适的话,戴着它吧。”

是一个墨镜,顾言眼中的事物没了色调,看着许穆闫,他的目光看向房间内,见他目光锁定的很精准,顾言就放心了。

看来他的眼睛已经能够视物了。

许穆闫的眼中图像并没有颜色,对里面红色的色调没有任何感觉,他抬步进入,只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受害者,就退了出来:“走吧。”

“嗯。”

顾言点头,该去问问那个老板娘了。

女人还站在蘸料柜旁,和张小生说着什么,顾言和许穆闫走过去,就听女人道:“我今早来开店门,就看到店内这一片狼藉,一个包间的门虚掩着,我走过去,就发现…发现…”

女人声音更咽,不敢再说下去,她怎么也想不到昨天晚上和自己一同关了店门回家的老公会出现在包间里面,还…

还没了气息。

她哭着蹲下身,终于忍不住情绪,哭了起来,张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