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许穆闫看了一眼那人,眉头微微动了动:“这人看上去很普通,你认错了吧。”

“是吗?”顾言语气冰冷,她对一个人的机械记忆不会出错,虽然是隔着屏幕,可这个给她的感觉,就是昨天逃跑的那人。

许穆闫按下空格键,屏幕上的画面继续,思绪却已经不在屏幕上。

真的是他…

许穆闫也曾想过他会找到自己,没想到会这样快。

又要逃吗,可顾言怎么办,她的身体已经出现了状况。

视频用了倍速,很快来到了凌晨三点多,原本安静的店内出现一道黑影,随后店门前的卷帘门被人拉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是那名男性受害人。

他走向前台,摆弄电脑,几分钟后,监控被关闭。

“这个人…竟然关了监控…”

顾言皱眉,这不就是给坏人制造机会吗?不过想受害者是一男一女,也能理解…

线索断了,只能另寻路径,顾言和许穆闫对视了一眼,离开前台回到现场的包间。

“如果当时店里只有他们两人,那么这些菜品应该都是两人共同弄的。”顾言俯身,视线与桌面平行:“那么这毒就很难参进食物中,除非…凶手是受害者。”

“假设合理,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

殉情。

顾言和许穆闫异口同声,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也不是没有,在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老板娘就是杀人凶手的情况下,有理由这样假设。

顾言调动脸上的墨镜,红光下她看到桌面上有一层白色粉末,她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又采取了一些样本,交给了痕检科的人。

正准备再次俯身观察时,顾言的手机突然震动,拿出看了一眼,是林淮的电话。

“林法医…”

“顾队,我从男性死者的上衣口袋中发现一个装有白色粉末的瓶子…”

顾言站起身,耳朵贴着电话犹豫了几秒,才回应道:“送到技术科检验上面的指纹。”

“怎么了?”许穆闫见顾言挂了电话,表情变化不会,问道:“是不是遇到问题了。”

“林淮说,在受害人的口袋中发现装有白色粉末的药瓶。”

也就是说,凶手就是受害人本人,可顾言觉的,这件事未免太简单了。

“想知道假设是否成立,不止有验证假设这一种方法,我们也可以推翻假设。”

许穆闫抬手,手中镊子上夹了一根头发,受害者有女性,有头发很正常,可受害者的头发是黑色的,很直,而许穆闫手中的头发,具有很大的弯度,明显是被人工烫弯的。

那个老板娘,正是波浪发。

顾言笑了笑,为许穆闫撑开了一个证物袋,配合许穆闫将头发塞进袋子中。

痕检科的工作还在进行,顾言在店里走了一圈,走到监控中那个棒球服男坐下的位置时站住了脚步,视频中的男女基本没什么交流,一点也不像亲人或者朋友,女子为男子调蘸酱,递餐具,程看着男子一个人吃饭,自己一口没动。

这样的种种行为,给顾言的感觉便是两人是上下级的关系。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上级吃饭,下级从一旁服侍的做法?

“想什么呢?”

许穆闫见顾言看着一个位置走神,上前拍了她一下,顾言摘下墨镜,还给许穆闫:“没事,先回局里吧。”

渝林警厅,局长办公室内站了一名女子,她看着办公室墙壁上挂的画,上面是简单的暖色色调,画的是什么她看不出,是抽象派的作品。

等了片刻,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陈局长端着热水杯走进办公室,将水杯放在桌上,转身看见女子时下了一跳。

“这孩子,怎么不出声呢!”

女子转身,脸颊两侧还有些微红,她手中捏着简历,递到陈局长面前:“实习法医马萱萱,前来报道!”

陈局长绕着马萱萱走了一圈,叹了口气:“怎么最近总往渝林塞新人呢…”

虽然渝林警厅缺法医,也申请了很久,可看到对方是个女娃娃,还是一个实习法医,陈局长有些头疼。

“你去法医部找林淮林法医吧,争取早日接了他的工作。”

陈局长将马萱萱的简介放在桌子上,打开杯子喝了一口热水,见马萱萱不动,转头询问:“怎么了?”

“陈局长,顾言顾队长是不是咱们渝林警厅的,我刚刚没看到她…”

“她去出现场了,你会看到她的。”

没想到她还和顾言认识,陈局长不由得打量了马萱萱一眼,不到一米七的身高,白色短款棉服,一条黑色休闲裤,穿着干净,可惜…脸上带着浓妆。

“马…萱萱对吧,那个,咱们局里有规定,公职人员不能浓妆淡抹,注意点。”

马萱萱点头,向陈局长轻轻鞠了一躬后出了办公室。

看着马萱萱离开的背影,陈局长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低喃道:“以后局里可就热闹了。”

马萱萱出了办公室,看着来回忙碌的同事,正犹豫要不要上前打招呼的时候,一道身影从自己面前走过。

“江安!”

马萱萱扑了上去,从身后抱住刚好回到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