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如今她主动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当然要严肃回答。

顾言没想到许穆闫反应会这么大,她目光从许穆闫身上移开,独自起身:“先破案吧。”

领证吗?

顾言很想,可是…也有些不敢。

她害怕,害怕许穆闫像她父亲一样,晚年孤苦伶仃,害怕他伤心,难过,痛苦。

母亲病逝时,父亲的状态她都看在眼里。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撑住这个病多久。

“顾言…”

许穆闫从背后轻轻唤她的名字,顾言站住脚步:“我再…考虑考虑。”

说完,顾言先一步离开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许穆闫一个人,他看着房门慢慢合上,心中有些酸涩。

考虑考虑?

半小时后,顾言带着早餐回到公寓,进门见许穆闫灰头土脸的坐在床上,还是她离开时的姿势,一时有些心软,走了过去。

“怎么了?”

“没事。”

谁信啊!顾言抿嘴,将早餐放在床头柜上,她一腿跪在床上,一腿惦着脚尖,爬上床,俯身亲上了许穆闫的嘴角。

“快去洗漱吃饭吧,该去局里报道了。”

许穆闫深呼吸了一口气,起身按照顾言的吩咐,走向卫生间。

收拾好东西后,两人吃了饭,随后一起前往洛平市,在这期间,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顾言看着许穆闫的侧脸,紧紧握着安带,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这尴尬的局面。

他这算是…在闹小脾气吗?

“咳咳咳。”顾言本想清清嗓子,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连续咳了几声。

听到顾言咳嗽,许穆闫下意识转头,拿了一瓶水递给顾言:“呛到了?还是不舒服?”

昨天折腾的太晚了,许穆闫有点担心顾言身体吃不消。

顾言接过水,喝了一口,随后摇头:“没事,不小心呛到了。”

“那个…”顾言大脑飞转,想找一个合适的话题,她一手搭在车窗的玻璃上,看着窗外:“你和许教授昨天去了哪里?”

车窗上映出一张俊俏女人的面孔,表情极力控制的淡然。

“我们去了废水处理厂的排水口,推测那里会是下一个抛尸地点。”

“要在那里布控?”

“嗯。”许穆闫点头:“还有海鲜市场。”

在许穆闫看来,这是一场师父与徒弟的较量,他期待这场较量的结果。

他有信心,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顾言看着窗外,透过窗户看着许穆闫侧脸的轮廓,语气有些漫不经心:“穆闫…你真的愿意娶我吗?”

许穆闫抿嘴,没有说话。

顾言眼眸微低:“你不怕,像我父亲那样…”

“别胡说!”许穆闫情绪波动,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会没事的。”

许穆闫不接受那种结局,他一定会想办法治好顾言的病,就算他做不到,他还可以去求许州。

许州认识的人脉广,一定有办法。

顾言看了许穆闫一眼,将左手伸向他,许穆闫也伸手,抓住顾言的手,死死握紧…

两人到洛平公安局时,几名老警员在门口站着,探头张望。

见许穆闫和顾言从车上下来,才笑呵呵的迎上去。

“你们可算到了,纣阳城的案子结了?”

顾言受宠若惊,连着点头:“已经结案了,您们这是…”

“老顾盼着你两人呢,让我们出来迎迎,快进来吧,就等你们开会了!”

他们不知道,这连环杀人案已经三个多月了。一点头绪都没有,愁坏了站在这里的老警员了!

许穆闫点头,一边跟着那几名老警员,一边问道:“有没有详细一点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有的有的,已经为你们两人准备好了。”

“对了,我姓吴,这个是徐警官,还有陈警官。”吴警官伸手介绍自己身边的警员:“你们就叫哥就行了!”

“吴哥,徐哥,陈哥!”顾言边走边跟着唤了句。

两名警员又是点头又是应允,脚上却加快了速度。

一行人上了二楼,偌大的会议室内坐满了人,一名看起来桀骜不驯,梳着狼尾的年轻女子坐在最角落,一脚搭在桌子上,手上手机横着,上面的画面跳动。

“在玩什么?”

顾言歪头看了一眼,游戏她不懂,但看屏幕上的三路队伍,挺有趣。

“你竟然不知道这个!”女子抬头看了顾言一眼,在看到她的样貌时,整个人愣住了,手上的游戏一松,游戏中操作的人物瞬间被敌方击杀。

“诶?你的游戏!”

顾言提醒了一句,转而被许穆闫拉走。

“你别被带坏了!”

许穆闫看着顾言好像挺好奇的样子,提醒道。

游戏这种东西,放松还可以,像女子那种上班时打游戏,太不正经了。

女子盯着顾言的背影,不禁回忆起五年前的一件事。

顾局长看着几人回来,站在前面介绍了一下:“这两位是从纣阳城调过来的刑警,很有能力,是你们专案组的新成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