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想干什么?”

看着那带着迫人气势走来的楚阳,张大海面色阴沉,眼中尽是惊恐。

这个被他认为是废物的家伙如今就像是一尊屹立天穹的杀神。

而他已经被他的杀气锁定,整个人好似坠入了寒冰炼狱之中。

他额头上冷汗直冒,浑身汗毛倒竖,一股寒意从脚底沿着脊柱直冲脑门。

“我……我告诉你,我可是伯亿集团的人,得罪了我们伯亿集团……”

张大海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楚阳打断:“看样子,你还没认清局势。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应该是立马跪下来磕头道歉,而不是在这里无能犬吠……”

犬吠?

张大海的肺都快气炸了。

作为伯亿集团的项目经理,他张大海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鸟气?

“砰!”

他想冲上去跟楚阳拼命,可他的双腿却根本就不听使唤,在楚阳那恐怖的气势下,他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楚阳面前。

“你……噗嗤……”

他正欲开口,更加恐怖的气势压来令得他口喷鲜血,面色惨白,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

这一刻,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是多么的渺小。

他感觉自己弱小得就像是一只蝼蚁,对方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杀了自己。

前所未有的恐惧弥漫在张大海的心底,令得他神色惊恐,当场对着楚阳磕起了头来,仿佛只要动作慢上一秒他就会死。

“楚……楚少,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饶了我!”

“秦小姐,我保证再也不会来骚扰你们了,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我嘴贱,我该死,我收回之前的话,请秦小姐您们宽宏大量饶了我……”

到最后,张大海更是对着秦冰雪,秦雨茹磕头求饶,不断地抽着自己耳光。

他的脸都被自己给抽肿了,嘴角鲜血直流。

“张经理,我希望你记住你刚刚说的话,带着你的人走吧!”

看着张大海他们的惨状,秦冰雪脸上没有丝毫怜悯,冷冷开口。

“是是是……”

张大海如蒙大赦,就欲连滚带爬地离开,楚阳那冰冷的声音却响了起来:“等一下!”

“楚……楚少,您……您还有什么吩咐?”

张大海吞了吞口水,颤抖地开口。

“将院子给我打扫干净!”

楚阳扫了凌乱的现场一眼,淡淡地说道。

“是是是,应该的……”

张大海连连点头,对着保镖吼道:“都愣着干什么?赶紧动手打扫。”

说完,他便带着员工认真地打扫起来……

不仅扫地,拖地,洗碗,还擦窗户,清洗马桶,修剪树枝,给花草浇水……

待到他们收拾完时,整个院落部都焕然一新。

而张大海他们则是早已累得气喘吁吁,汗水直流。

他们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多的家务,人都快累傻了。

“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随着楚阳的声音响起,张大海他们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里。

“呵呵,看他们这样子,估计这辈子都不敢来了!”

看到他们那狼狈的模样,秦雨茹笑着说道。

秦冰雪亦是笑着点了点头,只是很快她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凝重与担忧。

“伯亿集团势力庞大,对这块地更是势在必得,他们绝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附近好几户不愿搬走的居民都被他们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次虽然吓走了张大海,恐怕后面还有更难缠的人来……”

“冰雪,别担心,你就安心工作吧,家里的一切有我呢!”

看着秦冰雪那担忧的模样,楚阳一脸安慰地开口。

“啊……多亏你提醒,我上班快迟到了。”

听得楚阳话语,秦冰雪一惊,急忙提着包包向车库跑去。

“姐……等等我,我要去学校,你捎我一程啊!”

见状,秦雨茹急忙叫喊道。

“来不及了,一会儿你自己打车。”

可是,秦冰雪并没有等她的意思驾驶着红色宝马火急火燎地向着公司冲去。

“打车?唉……现在是打车高峰期诶……”

看着迅速消失宝马,秦雨茹满脸失落,眼中尽是沮丧。

这个时候打车过去,多半是要迟到的。

“雨茹,没事儿……一会儿我送你去学校。”

看着秦雨茹那失落的模样,楚阳有些于心不忍,想了想说道。

“真的吗?姐夫……我真是爱死你了!”

闻言,秦雨茹高兴得跳了起来。

虽然楚阳的座驾是电动小毛驴,可她一点儿都不嫌弃,反而坐在后座显得尤为地开心。

“走咯……上学去啰。”

伯亿集团,总裁办公室。

吴宗仁梳着大背头,嘴里叼着雪茄,慵懒地躺在老板椅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听着秘书的工作汇报,显得派头十足。

似是想到了什么,他沉声问道:“少爷对天湖项目十分看重,如今的开发进度怎么样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