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亿集团的办事效率是真的高。

当楚阳送完秦雨茹到学校回来时,秦家院子附近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四周更是汇聚了大量的居民在围观。

见状,楚阳脸色微变,心底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急忙找人打听情况:“大哥,这里出什么事儿了?”

“唉……据说秦家不愿意搬走,伯亿集团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带人过来强拆了。”

“什么?”

楚阳眼中杀机一闪,迅速拨开人群冲了过去。

浮现在他视线中的是极为令人愤怒的一幕。

一名脖子上戴着粗项链的光头大汉嘴里叼着香烟,手里拿着一把斧头,正在指挥着四周的挖掘机和手下对秦家大院进行暴力拆迁。

院子那高高的围墙已经被挖掘机尽数推倒,里面秦老精心栽种的花花草草也被尽数毁掉,整栋阁楼也被挖掘机拆得面目非,墙面被推倒,房梁被挖断,房顶出现了大窟窿……

不仅如此,就连楚阳,秦冰雪他们居住的卧室都被挖开,里面的私人物品散落一地……

原本幽静宜居的院子如今已经被破坏得残破不堪,承载了美好记忆的家更是荡然无存,仿佛风一吹就会随风消散……

“别拆了,快停下……求求你们别拆了!”

秦老满脸泪水地站在破败的大门口试图用自己年迈的身躯阻挡挖掘机的推进,可换来的却是徒劳。

他一个人根本就无法阻止强拆大军。

最终,他只能够将哀求的目光落在领头的李大虎身上,跑过去拉着他的手苦苦哀求。

“李队长,我求求你,别拆了,快让他们停下……”

然而,李大虎却一脚将他踹倒在地:“该死的老王八,给我滚远点!让你们搬,你们非不搬,现在知道厉害了?”

“你说你们贱不贱?”

李大虎更是将一口痰吐在了秦老的脸上。

“李队长……”

秦老还想求情,李大虎却一脚踹了过去:“老东西,你要是再敢废话我弄死你!”

闻言,秦老面色惨白,脸上尽是悲哀。

看着承载无数记忆的美好家园变成一片废墟,他心痛得无法呼吸。

当年他被人陷害逐出首府秦家,独自一人来到天海市打拼,历经波折,受尽磨难,好不容易才在这里建起了一个家,结果却被人破坏成这般。

他苦苦哀求不仅没有让对方停下,反而还挨了一顿毒打。

此时他内心的凄凉和苦楚早已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他深深看了李大虎一眼,不再哀求,而是走到破败的大门前坐了下来,用自己的身躯来维护这片家园。

“既然你们执意要拆,那么就将我这把老骨头一起埋了吧!”

李大虎眼神凶狠,厉声开口:“老王八,既然你执意找死,那么老子今天就成你!都愣着干什么?给我继续拆,出了事情我负责!”

随着李大虎的话语落下,挖掘师傅们相视一眼,猛地开动挖掘机动了起来。

挖掘机那巨大的铲头齐齐扬起,向着即将倒塌的房屋怼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秦老苍老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凄惨的笑容:“就算是豁出自己这条老命也守护不了这个家呀……”

老泪顺着秦老的脸颊滑落而下,他缓缓闭上了绝望的眼。

“给我住手!”

眼看着巨大的铲头即将落下,充斥着无尽怒火的声音却在此刻响了起来。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警戒的看守口吐鲜血倒飞而出,一道带着滔天怒火的身影闯了进来。

看着眼前的情景,楚阳眼中怒火燃烧,浑身杀意奔涌。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送秦雨茹去了趟学校而已,回来时整个家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要知道他早上还对秦冰雪保证过,让她安心工作,家里一切有他看着……

可是,现在……

家园被毁,秦老被打……

若非他及时赶到,秦老恐怕都将被害死在这里……

无尽的愤怒在楚阳心中奔涌,狂暴的气势犹如洪荒猛兽般从他的身体中扩散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横扫,在破败的院子里掀起一阵狂风。

现场的人们只觉得寒毛倒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小子,识相的话赶紧给老子滚,否则……”

看着那突然闯进来的楚阳,李大虎眉头一挑,旁边两名大汉更是提着斧头向着楚阳行去。

“嘭嗤……”

然而,他们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楚阳一拳给砸飞出去。

血溅当场,身负重伤。

这一幕直接震慑住了现场所有人,令得他们神色惊恐,不敢妄动。

当楚阳走来时,众人只感觉好似坠入了冰封地狱中,压根儿就不敢对他有任何阻拦。

因为……直觉告诉他们,谁敢阻他,谁就会死。

楚阳每走一步,身上的杀意便强盛一分,吓得四周人们连连后退。

当他到秦老的跟前,看到他凄惨的模样时,他身上的杀意已经达到了极致。

他深吸一口气,身上的杀意尽数消失,一脸自责地将秦老扶了起来。

“秦老,对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