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而我是陈伟成书记拟定的接班人,又因为李书记跟连书记对我的过分推崇,更让他心里不舒服,所以才会一再的打压我的,这我都理解。”

“你理解就好。”乔远征欣赏的看着赵慎三说道:“我就怕你心里存了先入为主的念头,日后不能够客观的面对魏书记,无谓的给自己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这对你未来的发展是极其不利的。毕竟,魏书记短时间肯定不会离开h省,说不定日后还会有更显赫的发展,你这个市长一做,肯定也不会很快脱离本省环境,到时候你跟他互相看不顺眼,你自己想想是什么状况。”

“那不会,不过谢谢乔兄为我着想。”赵慎三真挚的感谢道。

“嗯。”乔远征点头道:“至于你说的林治本的事情,只要陈伟成书记答应你了,你大可以跟不起找姚省长诉苦一样不要再理会了。陈书记那个人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绝对是说一不二的,魏景山书记不找麻烦就罢了,一旦卡住林治本不放,可就成了陈书记对魏书记收拾他老部下的炸药包爆炸的导火索了,无论如何,林治本绝对吃不了亏!”

“哎呀!”赵慎三激动地把水瓢一扔鼓掌说道:“妙哉斯言,我怎么一叶障目,就没看透这一层呢!对啊,陈书记的脾气,嘿嘿……”

乔远征白了一眼赵慎三,撇嘴说道:“德行,还市长呢,我看你是完被秦东军搞出来的障碍锁住手脚跟头脑了。”

“对对对,乔兄,走走走,别泡了,出去喝酒去,我可是好久没痛快过了,今天咱哥俩一醉方休!”赵慎三心头淤积的大问题被乔远征点拨透彻,登时十分轻松,跳出浴池叫道。

两人洗完澡换上舒服的衣服走出来,要了几样爽口的下酒菜,赵慎三知道乔远征爱喝五粮液,要了一瓶打开一尝不太地道,他现在碍于身份,在公众场合等闲不愿意跟商家起争端,但难得可以畅快喝一次,又不想凑合乔远征,就想让田秋爽去他家拿了送过来。

赵慎三觉得当面打电话不好,就假借到门口有事走到门外,往远处走了一段路站在一棵雪松的阴影下面,刚想打电话,却看到两个熟悉的人从另一个方向拐出来,边走边说笑着往外走,看起来是晚宴结束去停车场离开的。他心里一紧,下意识的更加靠着树干站在那里,路灯的亮光部被茂盛的树冠挡住了,那两个人又完没意识到暗处会有人,自顾自自如的边聊边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那两人再次拐过一个墙角看不见了,赵慎三才满脸凝重的闪了出来,那两个人是一男一女,更不是别人,女的正是白天给他打电话说来帮马丹凤跑调动的吴玉桃。男的,则是导致赵慎三今天心烦意乱请乔远征喝酒的源头---省纪委书记魏景山。

怔怔的站在那里思忖了一会子,赵慎三猛然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打开手机并没有拨打田秋爽的电话,而是拨通了吴玉桃的号码,当里面响起一首空灵高亢的高原歌曲时,很快就接通了,吴玉桃那特殊的嗓音响起来:“赵市长,您怎么这会子想起我了?”

赵慎三从吴玉桃毫不顾忌的对他用略带撒娇的口吻,还称呼他的姓这点看来,她必然是已经送走魏景山单独呆着了,就笑道:“我不喜欢绕弯子,刚刚我看到你跟魏书记了,如果你已经把他送走了,方便的话,可否来九华山房间再坐坐?还有,我在请客,可惜这里的酒不地道,正想出来打电话让司机送就看到你了,你如果车上有好酒就带着过来,不方便你就走你的,没什么别的事情。”

吴玉桃笑了,她很开心赵慎三能用这种不避嫌疑的态度给她打这个电话,更加喜欢他如同自己人一般开口向她要酒,还邀请她一起参与,就开心的说道:“巧了,我后备箱里还真是有两坛子碧桃春,那我就过去了。”

赵慎三打完电话,嘴角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折回到房间里,得意洋洋对乔远征说道:“我们俩大老爷们喝酒也挺没意思的,这酒又不太地道,刚好我出门碰到一个你从没见识过的绝顶美人,我让她带着绝顶好酒过来,陪咱们一起喝咋样?”

乔远征大笑道:“你小子下去当几天市长,胆子没长,口气倒是见长啊!就出去这几分钟回来,就又是‘绝顶美人’,又是‘绝顶好酒’,你就不怕牛皮吹出去了,等下进来个东施,手里捧着掺了水的二锅头,活生生说嘴打嘴吗?”

赵慎三没有回答,但他进来就没关的门口,却传来一个让乔远征如同被闪电劈中、激灵灵从头发稍麻到脚板心的声音:“哎呀,那可真是太遗憾了,真真儿的被乔主任猜中了,东施带着掺了水的破酒来了,您失望吗?”

乔远征也是个很懂风月的领导,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混合了美女与野兽,媚惑与高贵并重,优雅跟**共存的女人,还真是他从未接触过的类型,虽然一眼看上去并不是五官毫无瑕疵的传统美人,但谁也不会觉得她比那些比着国人标准长的美女差。甚至,她比那些美女多了一些让人热血沸腾的深入欲望,(至于是深入了解,还是深入……呃……见仁见智,见仁见智!)这种感觉,绝对配得上赵慎三给出的“绝顶美人”评语,一时间,他居然呆在那里了。

赵慎三一脸的不出所料,故意自顾自坐的稳稳地吃菜,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