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老三,别就知道卖乖讨巧。你不止有二姐姐当姐姐,林妹妹也是你姐姐,还有三妹妹也是你姐姐,史妹妹也是你姐姐,你的姐姐数不清!”

贾宝玉气呼呼的嘲讽正把贾迎春逗的抿嘴笑个不停的贾环。

在座的诸人自然不可能听过样板戏《红灯记》,也没听过那句“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不过贾宝玉的话还是把众人都逗乐了。

“宝玉,快说说环弟问的历史吧。你在这耽搁不了多长时间了,仔细一会儿老爷太太唤你过去。”

贾迎春果然“为姐则强”,开始替贾环压场子了。

她的话贾宝玉也就听听罢了,顶多一笑了之。

可一旁的林妹妹也发话了:“你还是当哥哥的呢,一点也不知道关心人。”

虽然声音娇滴滴,脆生生的,可责备的语气还是让贾宝玉涨红了脸。

贾宝玉恨声道:“谁不知道关心人?我这不是正在想该从哪里讲起!”

别人怕他这个混世魔王,可林黛玉却不怕,哼了声,道:“你这话说的奇了,明末的历史,最值得说的自然是从本朝太祖高皇帝和荣宁二公起兵开始,难不成要你去说明末的腐败吏治、晋商卖国?”

贾宝玉被林黛玉的揶揄的满面通红,高声辩驳道:“没有晋商通奴卖国赚到的那大几千万两银子,太祖高皇帝和荣宁二祖就没有机会抄家张家口,他们也就没有起家的资本,没有起家的资本,又哪里有本朝现在的光景?林妹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林黛玉轻轻的点点头,绣帕掩口轻笑了声,而后娇滴滴的笑道:“宝玉,你从这里讲起,不是就很好吗?”

贾宝玉闻言登时一怔,然后痴痴的看着娇笑的林黛玉,叹息道:“颦儿,我就知道,你最知我。我何尝不是准备从这里讲起……”

“噗嗤!”

依靠在贾迎春身边的贾环实在忍不住,给喷笑出声来。

这一笑,却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老三,你笑什么?”

贾宝玉沉着一张脸,怒视着贾环,通红的耳根证明他现在确实十分地羞恼!

而一旁的林黛玉反而大方一些,一张秀美的脸上笑靥如花,饶有兴趣的看着贾环。

贾环呵呵笑道:“二哥,我没笑话你。我是觉得你对林姐姐太好了!而且我觉得林姐姐太聪敏,她要是去考科举,一准儿能中个女状元!”

他确实很佩服林黛玉,小丫头长的魅惑天成,小脑筋转的也够快。

三言两语就挖下一个小坑儿,等着贾宝玉往里跳……

当然,即使是掉进坑儿里,只要是林妹妹挖的,贾宝玉都乐意!

夸奖林黛玉的话贾宝玉实在是太爱听了,小脑瓜点的和皮球似的,不过随即又摇起头来,正色道:“老三,你前面那句话是对的,林妹妹确实是我见过最冰雪聪明的姑娘,可后一句却不对。”

贾惜春最小,平素里虽然显得有些不合群,但此刻也来了兴致,问道:“二哥哥,三哥哥说林姐姐能考中状元,不是在夸她吗?怎么会不对呢?”

“四妹妹,这你就不懂了吧?林妹妹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怎么会去考那劳什子玩意儿?状元又怎样?林妹妹才不会整天读那些酸臭不可细嗅的八股,只有世间那些俗不可耐,只知道追求名利的俗人才会去读八股,考科举。我林妹妹就绝对不会,是吧,林妹妹?”

贾宝玉一副得意洋洋又夹杂着讨好的表情巴巴的道。

林黛玉看他那副模样就忍不住笑了,绣帕轻掩檀口,点星一般的眸光流转带笑,只一眼,就差点将贾宝玉的魂儿给勾走,即便没勾走,也成了猪哥相。

除了贾宝玉外,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贾迎春和贾惜春都忍不住呆了呆,贾环心态成熟一些,却也是心中一热。

最令人动心的不是浓妆艳抹的妖艳,而是柔弱包裹着的坚持,美艳妆点下的清冷和孤傲!

见贾宝玉这幅熊样儿,林黛玉小脸儿顿时沉了下来,当然,她自己恐怕都不知道她自己到底有多媚.惑,只是余光就能将贾环等人镇住,更何况原本就对她满是好感的贾宝玉。

贾环觉得小胖墩儿没有流口水都算是表现良好了。

但在林黛玉敏感的心里,这些却成了一种不尊重。

看到林黛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贾宝玉登时清醒过来,耷拉着脑袋,悻悻道:“林妹妹,我……”

贾环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林黛玉,想看她要以什么样的说法来责备小胖墩儿。

她总不能说,你这个色痞子,怎么能这样色眯眯的看着我吧……

似乎感觉到了贾环的目光,林黛玉忽然回头,一双水灵灵的漂亮眼睛不客气的瞪了贾环一眼。

却不知她这一双星点如水芒的眼睛,即使是凶巴巴的,也别有一番风情。

贾环似乎平生第一次明白“嗔怒”这个词的意思。

心里自责了几句“怪蜀黍”的罪名,贾环继续冷眼旁观下去……

林黛玉瞪了正“偷.窥”她的贾环一眼后,再回过头看贾宝玉,用甘冽如冬泉的声音道:“宝玉,你刚才说,只有世上最俗不可耐的俗人才会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