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周良鱼没想到赵誉城这厮坏就罢了,还蔫坏……

他只能认输让赵誉城送,但是赵誉城这个死古板不是厌女么?他怎么突然好心!要!送他这个那啥啥回府?

这不符合常理啊?

周良鱼跟在赵誉城身后,幽幽望着对方高大的背影,莫非……对方这是觉得今晚上污了他的眼,决定将他先拐骗到马车上,然后进行一番……之乎者也的说教?

妄图将他给掰正了?

周良鱼觉得自己怕是窥探到了真相,顿时警惕了起来,不行,这万一被对方说上一夜……

周良鱼想想灵魂都要颤.抖了。

他不怕别的,就怕这种正经的老古板,太难搞。

周良鱼越想越想跑,还偏偏不能跑,自己作的死跪着都要撑下去!但是就这么撑吧,他心有不甘,余光瞥见两边低着头站着的舞姬,扫见其中一位腰间不经意露出的东西,顿时眼睛蹭的亮了。

经过对方身边时,周良鱼一手挑起了舞姬的下颌,另一只手放在了对方的腰间,将东西收入袖袋里,朝着她眨了眨眼:借用一下。

那舞姬被近在咫尺的一张脸给俊的脸红心跳,满眼羞涩,就差直接打包将自己也送到公主身边。

结果等周良鱼将人放开,就对上了不知何时转过身,正一副若有所思盯着他的赵誉城。

周良鱼弯唇一笑:是不是觉得哥帅惨了?撩妹技术老好了?

赵誉城的视线在周良鱼的袖口上一扫而过,看得周良鱼紧张了一下,他不会是看到了吧?结果,就看到赵誉城直接上了马车。

周良鱼警惕地踩着凳子上去了,一进.去,发现还挺宽敞,可惜跟赵誉城呆着,他怕消化不良。

这厮竟然真的打算跟他一个马车?

他挨着边角坐了,几乎是同时,马车开始行驶了起来。

马车一启动,他余光一瞥,就看到赵誉城果然从格子里抱出了几本书,顿时坐直了身体:开始打算说教了吗?说教了吗?

周良鱼在赵誉城的手摸到其中一本时,决定“先下手为强”:“这一晚上过得当真是不尽兴呢,本宫这脸上的妆都花了,誉王不介意本宫补个妆吧?”

赵誉城闻言,手下的动作顿了下,深深看了他一眼:“不介意。”

周良鱼总觉得赵誉城的眼神怪怪的,他狐疑地拿出了袖袋里的胭脂盒,开始了“香味扑鼻”的表演,意图很明显,打算用女儿家的胭脂香让赵誉城这个厌女狂先受不了,顾不上说教!赶紧放他离开!

于是,周良鱼立刻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胭脂盒,手一抖,顿时整个马车里都是胭脂,簌簌扑了一层,香味扑鼻,那叫一个……

“阿嚏!阿嚏!”周良鱼没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顿时,糊了一脸。

周良鱼:“……”

对面的赵誉城挑眉,面不改色的夸奖:“补得不错。”就是花了点。

周良鱼:“…………”你可以侮辱哥的手艺,但是不能侮辱哥的智商!

别以为哥听不出来这话里话外的嘲讽!

你都笑了!

周良鱼深吸一口气,这死古板咋还没被熏走?

结果他就听到赵誉城终于开口了,在周良鱼激动万分的时候,赵誉城道:“改道,先回誉王府。”

周良鱼:“???”哥们你不是送哥回府的么?

赵誉城看了他一眼:“良公主看来很需要先沐浴一番,刚好,本王的府邸离得比较近,不介意去一趟誉王府吧?正好,本王有些‘话’要好好跟公主说道说道。”

周良鱼是拒绝的:“不,我拒绝。”哥拒绝!你不要妄图改变哥!你痴心妄想!

赵誉城却是慢悠悠看过来,面无表情威胁道:“哦?良公主说什么?”

周良鱼顽强挣扎:“不,本宫……不想去。”

赵誉城凤眸幽幽扫过去,薄唇扬了扬,周身气势顿时改变,极具压迫性,加上马车里本来就有点昏暗,对方那么直勾勾盯着他,让周良鱼浑身发毛,他感觉到了一股杀气,而对方则是慢悠悠一字一句:“良、公、主,你刚刚……说什么?”

周良鱼:“…………”不不不不……哥错了!哥错了!哥不熏你了还不行?

周良鱼要是再看不出对方的威胁,他就白混了,他幽怨地耷拉着脑袋,将窗棂撩开了,往外扇风,凉风鱼贯而入,很快就没味道了。

赵誉城这才淡定自若地拿起一本书简:“听坊间的人说,本王跟公主有一腿?嗯?”

周良鱼:哪里说是有一腿,都开始打赌说誉王是良公主第几任……

额?不是吧……

周良鱼想到什么,难以置信抬眼:“不就是上次抱你一次么,至于这么小气么……”气到现在,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

赵誉城抬眼,凤眸底波澜不惊:“给你三日的时间,要做什么,懂?”

周良鱼:“!!!”哥不想懂!

哥也很吃亏的好不好?

但是他都这样被威胁了,作为一个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他……果断的屈服了:“哦。”

赵誉城终于满意了,睨了眼蔫头耷脑的周良鱼:“继续往公主府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