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在家里的长辈面前和别人相亲什么的实在是太尴尬了,尤其是祈夏的妈妈拉着他的手不放,一定要把留给儿媳妇的传家的手镯给他戴上时,萧鹤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没猜错的话,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吧,为什么祈夏的妈妈这么热情啊?

祈夏也很尴尬,晃了晃祈母的胳膊让她收敛点:“妈,你干嘛?”

祈母瞪了祈夏一眼,“我是为你好。”然后不由分说地把翡翠镯子套上了萧鹤的手腕。

他是个大老爷们,戴这种女式的手镯什么的真的好么?

祈夏抬头看天,一副无语凝噎的样子。萧鹤刚刚看了好感度,知道祈夏对他现在只有60%的好感度,看来这想娶他当媳妇儿的主意绝对是祈母自己想出来的吧。

祈母语重心长地握着萧鹤的手,仿佛明天萧鹤就要和祈夏过一辈子了一般,她说:“以后你要和夏夏好好过日子啊。”

萧鹤正感到崩溃的时候,萧母也觉得太快了,便出口劝道:“这是不是有些急了,两个孩子都没有接触接触。先处着试试再说啊。”边说边示意萧鹤把人家传家的镯子取了下来还给人家,祈母不肯收回,萧母一把抢过塞回了祈母怀里,“这个太贵重了,您还是拿回去吧。”

祈母闻言一叹,“兰兰(萧母),不瞒你说,我儿子都28岁了,以前知道他喜欢男人,我家里的那位是怎么也不同意的。可是现在看来,他是真的不喜欢女人啊。不喜欢就不喜欢吧,总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吧。可我听说gay圈又非常乱,我家这个又是个脑子简单的,我这不怕他被人骗嘛。你家鹤鹤长得帅,又有能力,人也善良,正好和我家夏夏凑一对嘛。你看,我们一起跳广场舞,知根知底的,总比不认识的人好。”

得,还是跳广场舞认识的。

萧母闻言有些松动,“我家鹤鹤以前谈了一个男朋友,不是个好人,我家鹤鹤被他骗得很惨。你家夏夏,我也是看得长大的,不然两个人就谈着试试呗。”

萧鹤倒是没觉得什么,反正他的任务就是攻略祈夏啰。谁知祈夏的面色却越来越难看。系统提示萧鹤祈夏对他的好感度一下子降了10%。萧鹤这才反应过来祈夏逆反心理还是很重的,不喜欢被人这么逼迫。当下便赶紧开口缓和一下气氛,“别这么说嘛,我和祈夏才认识。”

“你们以前一起玩过的。”祈母道。

“这个我都不记得了。”萧鹤结巴道,他下意识地看向祈夏,祈夏也附和地说不记得了。这时系统提示祈夏对他的好感度升到了65%。萧鹤一喜,但又担心祈母萧母逼他太紧惹他生气,赶紧换了个话题。

吃完饭后,萧鹤跑到阳台吹风。萧母他们还在招待客人,祈夏也笑容满面地在和他们碰杯。

又遇到祈夏了呢。

“你在看什么?”突然一个声音从萧鹤背后冒出吓了萧鹤一跳,不过他很快认出那清冽的声音是祈夏的。萧鹤转头,果然看到了祈夏,祈夏正倚着阳台上的落地窗看着他。

他今天穿的灰色的休闲西装,白衬衫的袖口向上卷了几下,鼻梁上还架着一个精致的金丝眼镜,但与那次在医院中呈现的书生气不同,他今天显得特别得干练简单,还有一份闲适的味道。

萧鹤张嘴调笑道,“看你。”随后又为自己的厚脸皮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开个玩笑。”

祈夏走近他,然后学着他刚才的样子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我后来查到那个女主是艾滋病嗳,当时你跟我说,老实说,我没怎么相信,尤其是听出你们争一个男人的时候。我那天手不小心弄伤了,然后听了你的话,老实说,虽然没相信但还是更加谨慎了点儿……嗯?怎么说呢?还是要为你的好意说声谢谢吧。”

萧鹤赶紧笑笑,没事没事。当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呢,就用了最直接的。相信不管他信不信,多少心里会有个数,小心点的,不过知道他没事他也替他高兴啊。

“你真的和那个女人的男人有一腿吗?”祈夏眨巴着眼睛,特别八卦地问道。

一刹那萧鹤的感动感慨什么的都消失了。他冷着一张脸道:“你说呢?”

“哈哈。”祈夏赶紧混笑着打圆场。

如果可以看到好感度的话,可以发现此时此刻萧鹤对祈夏的好感度降成了负数了……和他对系统的好感度一样得低。

祈夏跟萧鹤说他觉得他挺好的,如果他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前男友之类的话,两人可以试着交往。

“抱歉,让您失望了,我还真有一个乱七八糟的前男友。”萧鹤的脸色一点一点地臭成了茅坑石。

祈夏被萧鹤盯得发毛,结结巴巴地开口,徒劳无功地企图做一些弥补,“我倒不是说你不能有前男友哦,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和前男友保持距离,如果他们不影响我们的生活的话,我是不介意的。”

他们?!祈夏是以为他有多少个前男友啊。“我不想睬你了。”萧鹤气急败坏道。

“相反,我很想睬你。”祈夏淡淡地环顾四周,然后对萧鹤露出个笑容,“可以和我试试吗?我对你印象挺好的,而且我都28了,不认为还能遇到什么真爱什么的。我想我一定比你那个拈花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