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丫头,弄开,弄开,小心我弄死你。”白五丑陋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了。他从来没受过这种气,没想到自己一个大佬,竟然叫一个丫头耍了。

“混蛋,过时的凤凰不如鸡,本小姐要不是看好你有点力气,你早就没命了,进来吧。”胖丫在玻璃里面扮着鬼脸,继续口出狂言。

白五气的在外面犹如困兽一般,来回转悠,各种想法一一闪过之后,猛的抄起了一根棍子,准备直接砸了玻璃冲进去。

“喂,别介啊,给你……”胖丫吓得躲了躲,猛的把窗户开了个缝,把手机扔给他了。

他低头捡手机时,发现就存了俩电话号:除了人民路派出所的电话,还有110。

“唬我,看不我弄死你的,劳资一会折腾死你,叫你出不了门,下不了床,然后剁碎了,剁碎了……”老白哪里受过这气,挥舞着手机,冲她叫骂不止。

胖丫朝嘴里扔着零食,笑盈盈的看着他,不停的甩着酒红色的头发,她指了指支架上的手机,对着外面喊道,“老白,你好好表演,给您录着呢,到时候叫临海人看看你那地方,哎吆,小的可怜吆……”

白五在这地方是典型的地头蛇,跺跺脚地面上颤半天,他那张脸就是各种VIP卡,吃饭没人要钱,住哪家宾馆那是给面子。

这种人,也有缺点,就是爱面子。

胖丫的意思很明白了,录好的视频,会发出去,叫临海市的人好好看看白五,关键是光腚的白五。

别看这些横行社会的家伙整天风光无限,无所畏惧,很多人都爱个面子,面子没了霸气就没了。

老白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调教过,里面这个丫头竟然如此威胁他,他犹豫了下,挺了挺肚子,豁出去了,又抡起了棍子。

“老哥,停,停,我就是上门找你那个的?有人叫我找你……”她嘿嘿一笑,开始说正事了。

白五黑着脸,听她第一句说的是,“和警察干一把,你行吗?”

第二句是,“教父看好你了。”

这两个条件对他来说太刺|激了,同时,教父这个名字对他来说简直是神一样的威严。

他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缩着身子,双手托着手机,狗一样的臣服了。

等他跳进窗户的刹那,瞬间脸色剧变,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机,“么的,不管跟谁干,没人敢这么欺负白爷,脱了。”

他顿时变成猛兽一般,变脸比翻书都都快,没想到胖丫吓得卷缩在了床上,主动脱了镂空外罩,撒娇的扔给了他。

老白接过外罩的瞬间,满脑子都是春光无限的畅想,想到把这个丫头压在了身下,任由……

可接到手里的衣服有些软,有些发料,还有些其他的异样,他猛的甩在了地上。

低头看去,他立刻满脑子黑线,汗珠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遍布额头-地上盘着一条两米长的眼镜蛇,正恶狠狠的看着他……

第二天上午,郭忠明他们又开了一夜的紧急会议,一个个熬红了眼睛,桌子上烟灰缸都是满的,窗台上摆着十几盒方便面,只是没人打开吃。

昨天下午,在他们满是希望的期待中,等来的消息不容乐观。崔老年事已高,但对于这个案子非常重视,拿到各种证据后,马上闭门研究,一直到傍晚时分,才拿出了初步结果。

根据他的研究,分析出这确是人的脚印,但行走的方向,准确说就是嫌疑人的走路姿势有问题,绝对不是正常人穿着正常鞋走的。

这一点从脚印厚度和细微的方向变化上能看出来。

总之,他无法确定脚印就是嫌疑人的,说通俗点,怀疑嫌疑人通过特殊的鞋,做了手脚,绝对正常走路。

当然,他提供了一连串的技术数据。这些数据普通人很难看懂,马警司他们明白呢,意思很清楚,就是鞋印不是当事人的,通过这个印记,无法确定嫌疑人的身高、体重。

再回想下当初那个警员看到嫌疑人穿着的大号风衣,加上现场无嫌疑人留下的头发等物品,想进一步确定他的情况,已经不可能了。

“我们面对的不是歹徒,而是一群研究警方研究了很多年的高级疯子,专门冲着我们来的。”郭忠明眼皮始终耷拉着,但为了保持旺盛的精力,他盘腿坐在凳子上,说话时声音沙哑的厉害。

“这家伙是不是从小就看米国FBI的书啊,我也看啊,上面没这种案例啊。”邵帅都偷着眯眼睡好几觉了,一听郭局说话了,赶紧拽了拽眼皮,说了自己的观点。

“不能,肯定是崔老判断失误了,这事没那么邪性,局长,你发话吧,我们再走一遭。”马警司底气不足的说。

为了显示他的能力,他不停的记着各种线索和发现的疑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示他的能力。

“领导,各位,方天宇昨天就去了,交代我了,他去试试……”周建见郭忠明对马警司的话没搭茬,觉得时机到了,小声汇报了这个消息。

“他啊……”郭忠明面无表情的说了句,马上又陷入了沉思中,脑子里很自然的闪过了“知耻后勇”这个词,但没说出来。

一听说那个家伙擅自行动了,包括马警司在内的人顿时坐不住了,各种嘲讽和不屑就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