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这一顿堪称丰盛的一顿大餐,石荇和顾林深非常解气,白小胖非常满意。

不过,水鳞鱼的肉质尤为鲜美,入口醇滑不已,甚至还带着一股天然的清香。兼之水鳞鱼肉蕴含的水灵气也极为纯净,还附带有滋养神识的作用,对石荇倒是颇有些益处。

再有两日,就是闻风谷外的风带再次平静的时候。虽然要等待与伙伴们汇合,不过石荇和顾林深也可能一直待在闻风谷里,他们肯定也是要出去闯一闯的。

吃饱喝足之后,石荇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突然想起了之前那个就好像是梦境一般的经历。在梦里,她似乎亲眼见到了那五位神灵,还有名扬大陆的五神兽。

她急匆匆的打了个招呼,就进了自己的帐篷。

顾林深看着石荇匆忙离开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之色,是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交代了金书给自己守门之后,石荇盘坐在床上,摒除杂念,心神沉入识海之中。

原本有些飘飘渺渺的识海竟像是渐渐生了根一般,多出了一丝浩荡稳重的感觉,甚至还有着隐隐的一丝威压。识海里白蒙蒙的雾气似乎也退散了不少,石荇所能触及的地方似乎也扩大了许多。

石荇有些惊讶,心里更是觉得,也许那根本就不是梦境,而是真实的经历。

心念一动,石荇就来到了那泛着莹莹白光的一团前,白莹莹的元神就悬浮在宽阔了不少的识海中间,甚至还一鼓一鼓的,就像是在呼吸一般。

看到现在这个胖乎乎的元神,石荇更是讶异,这增长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她似乎记得,之前的元神好像比现在小了不止一圈吧,这几乎是增长了一半。

现在,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前一天见到的时候还是小胖子呢,结果第二天就长成了大胖子一样。

石荇上上下下的瞧了瞧,还好奇的戳了戳,只见呼呼大睡的元神挪了挪,没有被影响到一分。

石荇心里不免有些疑惑,不过她想不明白这是为何,难不成是自己这段时间昏迷带来的福利。

罢了,石荇钻进元神中,就感受到了浮在元神里的那一团白色的小光团。

真的不是梦境啊,石荇再想起的时候,感觉原本有些模糊的记忆也清晰了许多,她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经历的一切。这光团,似乎之前她隐隐见过有一道白光从那名收服了青龙的儒雅男子雕塑傻瓜闪过,莫不是这团小光团就是那道白光,然后跑到了自己的元神里。

五座神灵雕塑,唯独在这座神灵雕塑上发生了异样,石荇心里一动,莫不是这位就是创宗祖师爷的神灵师父,那算起来自己也算是他的曾曾曾……徒孙。

想到这儿,石荇不禁乐了,也有些紧张。

她小心翼翼的触到了那一团小光团,一阵白光闪过,石荇感觉一阵眩晕,随后脑海里就多出了一幅透明的地图。

但是这地图却是模糊不清的,就好像蒙着一层薄纱一样,虽然只隔着一层,但是却让人怎么也分辨不出上面到底有些什么。

石荇对着这地图思索了半刻,退出了元神。

虽然这地图现在她还看不清楚,不过那位神灵既然给了自己这一幅地图,肯定有用处,应该是指引着自己要去到一处特殊的地方去吧。至于,让自己去什么目的,石荇想的脑仁疼,也想不出来。

石荇微微凝神,现在估计是时机还不对,时机到了,也必然会有提示的。

念及此处,石荇也不多想了,这地图总归是神之境里的地图。

不过,看来,闻风谷这里是不能多呆了。石荇目光悠远的望向远方,仿佛穿透了帐篷看到了闻风谷的外面,只希望伙伴们可以早点找来,也好一起闯荡,多到些地方,或许在某些地方能够触发这地图呢。

就在石荇拿出白小胖带给她的那几株灵草时,突然猛的怔住。

她的脑海里闪过几段断断续续的话语,正是在元神离开神灵雕塑的时候,听到的那慈和声音。

那难不成就是对自己的祈祷的回应吗,石荇突然感觉心里沉甸甸的。

其实,她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愿望,只是在将要离开那里的时候,祈祷神灵庇佑坤元大陆一直平和安乐,庇佑天一宗日益兴盛,人才辈出。

无意识的的握紧了手掌,石荇表情骤然变得极为凝重,只是一个很平常的许愿而已,那么这最后的声音又是什么意思。大陆的命运,改变,要靠我们自己,难不成还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还会危及到整个大陆。

不知怎么,石荇莫名的就联想到了之前在流光秘境里见到的那诡异黑影,顿时升起了不好的感觉。

也许,有什么事在自己不知觉的情况下悄然发生了。

想到这儿,石荇摇了摇头,哂然一笑,将之前骇人的想法压在了心底。

且不说,自己也只是芸芸众生里的一个练气期小修士,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事多了。而且,这猜测还真是荒诞,毕竟现在坤元大陆不说极为安乐,不过也算是比较和平了,而且修行界也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

石荇转头拿出了紫鼎,又找出了其他的合用的灵草,准备炼制中阶丹药养神丹。

这养神丹是筑基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