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会吸引神秘,气运会吸引气运。一切同类,都会相互吸引。借着头发下咒,可以庇护着晴明,也能将晴明指引到这里。这是,我的感悟,可以称之为,物聚。”

“名字是具有力量的,晴明的名字就是我取的,这个名字本身就具备一定的神秘。我推算出这个名字和你相配,如图鸟儿本来就应该拥有翅膀。”

说到这里,葛叶已经领着晴明走进了神社里。

神社是神灵在人间的居所,是被视为神国的一部分,具备相当程度的神秘。

神社里东西不多,很是简单,只有一个白狐神被供奉在这里。

“阴阳术的来源,我曾经和你讲过,与大唐的阴阳家有关。扶桑的巫女与神官,多用神术,借用神灵的神力。还有一些法师,僧侣,除魔师等等。彼此互相交融,又彼此区分。”

葛叶泡了一杯茶,递给晴明,后者接过杯子,感受到母上大人的手冰凉刺骨。

“嘶——”有些惊讶的晴明,就想问。

“在与几位不错的阴阳师交手时,被式神打中,那是一个会吐出寒气的妖怪。晴明还没有式神,我给你准备了几个,到时你带走吧。”葛叶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要说阴阳师,这个群体,可以借用自然的力量以及神灵的神力。后者是从神官巫女身上学来的,他们还从僧侣那里学了些密宗的咒术印诀。总的来说,目前还不成体系,只能说是大杂烩吧。这就需要一个真正梳理阴阳术,并将之发扬光大的人。”

葛叶目光灼灼,对着晴明说道。

“那个名字,叫晴明。”

“什么?”晴明是真的惊讶了。

“我出生后,我为你取名,占卜得了这个上上大吉的名字,就给你取了这名,希望你能够成为那个注定要立下阴阳道的人。”

“母上大人,对我有这样的期待吗?”晴明疑惑地问。

“不必担心,晴明,这是命运的安排,也是我对你的期待。何况,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的。”

葛叶神秘地笑了笑。

“知道小晴明承担着那样的伟业,我身为母亲,怎么能不早做准备呢?”

说着,就取出一个大箱子,打开给晴明看。

里面满满的都是书,而且,都是上了年份的。

“这都是各家各流派的阴阳师的著作,本来是秘而不宣的,但我终究还是得到了,不过都是抄本。”

顿了顿,葛叶又说着。

“这些书本身谬误很多,而且不少流派的理论相互冲突甚至完全对立,我将它们一一梳理过,并且验证过,你可以看到我的点评,就在箱子里。”

虽然葛叶说的轻松,晴明仍然难以想象,为了收集这么多阴阳术著作,究竟是多么艰难。

谁会将自家的传家本事外传呢?

除非是某种外力迫使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想到这里,晴明有些明白为什么有人在隐隐针对自己家了。

葛叶发觉了晴明的心思,只是笑笑。

“我本身是这里的巫女,自幼就拥有非凡的灵力,学习了相当强大的咒术,远超那些名门出身的阴阳师。有传闻之中,认为我是白狐幻化的。”

说到这里,似笑非笑的葛叶,看起来就像是得意的白狐一般。

“然后我又学习了阴阳术,当然,是某个迷恋上我的纨绔子弟的礼物。礼物不错,可惜我拒绝了他。自此他怀恨在心,又不敢和我动手,于是就有了那种传闻。”

“学习了相当程度的阴阳术之后,我从中掌握了一种东西,远远超过一切有形无形的咒术。我按照东方那边的说法,称之为,法。”

不理会晴明那震惊的表情,葛叶自顾自地说。

“这是脱胎于各种术而成就的,独属于于我的一种法,无法简单地用文字记载下来。嗯……这是一种超越人神界限的力量,自创造了这种法以后,渐渐地我在向神转化……我将它,称作转神。从此施展再繁琐的阴阳术,也是信手拈来,无需任何挑选吉日吉时,就像喝水那么容易。”

“这就是阴阳师的更高一层的境界,位于阴阳术之上的,法。晴明啊,只有掌握了法,才能算是真正的大阴阳师……”

由术到法,再由法及道,这是一种多么艰难的事情!

“夫学道之人,由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术,以此护道长生,却病延年。

这是大量学习阴阳术法,从而洞彻了各种各样阴阳术内在的联系,继而把握住了那种形而上的玄而又玄的法理。

形而下者谓之术,形而上者谓之道。术可以传,道只能悟。

母上大人这是已经得道了。”晴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由术及道的例子,简直就是奇迹。即使是在仙道兴盛的主世界,这种情况也是不可复制的奇迹。

这就相当于某个人只学各种各样的杂学的人,某一天突然创造了一门根部不想干的入道法门一样,这是从无到有的变化。

最初的开道者们,也是这样披荆斩棘,从一无所有中领悟出种种法理,开辟出一条道途的吧?

晴明似乎理解了那些开道者,距离他们更近了一步。

“然而我发觉我掌握的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