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尧尧定的地点在望海小区东侧巷子里,一家门面不大、古色古香,有酒香不怕巷子深气质的茶楼,里面却很深,方晟在服务员指引下曲曲折折不知转了多少个弯才来到一个小包厢里,没有灯,桌上燃着牛油蜡烛,小小的空间弥漫着朦胧写意的气息。赵尧尧双手托腮,呆呆望着烛光出神。

“帮你订了鱼香肉丝套餐,”她说,“这家茶楼的龙井茶不错。”

方晟问:“你吃什么?”

她摇摇头,语气中有几分无奈:“我晚上不吃东西,保持体形是很辛苦的……要不我陪你吃一点吧。”

这一刻她才象有真情实感、可爱而稚嫩的邻家女孩。

吃饭的时候,她问了些材料需要的细节。宣传部并没有考虑把他树为典型大张旗鼓宣传,而是在一篇探讨大学生村官在人材培养定位的理论文章中,以方晟作为例子,阐述村官经历的重要性,因此要了解他在方塘村工作生活的情况。

等他差不多吃完,赵尧尧也收起笔记本,道:“暂时就这些,后面有不明白的打你电话。”

“随时欢迎。”

他漱了漱口,又喝了龙井茶,正待称赞“好茶”,不料她接下来一句话让他差点呛着。

“你跟小容有两年之约?”

方晟苦笑:“你们……真是无话不谈啊,连这个都说。”

“快到两年了吧?”

“这件事说来话长……”

“你慢慢说,今晚时间很长。”烛光下她的脸庞被映得红扑扑,别有一种妩媚的风情。

大四上学期,方晟和周小容就为毕业后的去向发愁。周小容父亲周军威是碧江省财政厅常务副厅长,位高权重。他也见过方晟,虽没明确表态,言语间也有赞许之意,并隐隐暗示如果方晟到碧江省发展,以后升到处级没问题。

“不是很好吗?为何放弃?”赵尧尧问。

方晟笑了笑:“要是我真那样,就不是周小容喜欢的方晟,而且我觉得把自己的前程跟某个人捆在一起并非好事……”

当时方家还面临更烦恼的选择——方华研究生毕业了,由于考博、考公务员均告失败,又不愿到企业,只能靠父母想办法。方池宗是营级干部退伍,按惯例到地方工作不挂实职,只享受正科待遇,他的一班战友虽然都热心帮忙,但官场自有官场的生态,科级干部活动的天花板顶多到厅级,再高就够不着了。因此奔波辗转了大半年,最终战友们的答复是两个儿子只能保一个,另一个过几年再想办法。

方池宗只能做方晟的思想工作,一来他的传统思想认为长子为大,这种机会当然先给方华,二来女朋友任树红通过公务员考试去了团委,任家坚持等方华的工作确定下来才结婚。

方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有肖兰轻声嘀咕了一句“研究生总比本科好找工作”。没人理她,方家的事都是方池宗说了算,结果方华在战友们的推动下,通过内部考试以事业编制进入药监局执法大队

这一来事情麻烦了。本来方晟工作顺利的话,周小容可以央求父亲动用关系留下,但同时安排两个人工作,周军威毕竟在外省鞭长莫及,无奈之下周小容不得不按父亲的意思回了碧江省会碧江市。可以想象,在做出选择期间两人无数次吵架、冷战、流泪……

眼看工作迟迟没有落实,方晟内心也无比焦急,当时正好有十个县市到大学招大学生村官,一半是赌气,一半是心慌,遂一咬牙报了名,然后简单地通过笔试——报名的大学生并不多,基本上报名就能录用,最后分到黄海县方塘村。

毕业分离在即,两人认真进行了一次长谈,最终达成两年之约:两年内方晟能回省城工作,周小容就设法从碧江省过来;如果回不了省城,方晟有两个选择,一是到碧江省工作,一切由周军威安排,一是果断分手。

听到这里赵尧尧若有所思:“难怪小容对两年之约看得很重……眼下只剩五个月,有办法回省城?”

方晟叹息道:“我相信奇迹,但奇迹不会总降临到我身上。”

“不能回,你怎么选择?”

“要是考虑去碧江省,当初就答应小容了,何必绕一大圈?”

“嗯。”

这时烛光跳动,赵尧尧拿牙签轻轻拨动烛芯,俏丽的脸庞,纤长的手指,动人的眼眸,烛光下脸上淡淡的带着光晕的茸毛,方晟脑海里不觉闪出诗句:

明朝斗草多应喜,翦得灯花自扫眉。

赵尧尧感觉到他的目光,有些害羞地垂下眼睑,一时间脸颊竟有些发烫。包厢里寂然无声,偶尔灯花发出“卟卟卟”的声音。

见气氛尴尬,方晟笑道:“你一口气问我那么多,轮到我提问了,不准不回答。第一个问题,有没有男朋友?”

她毫不犹豫摇摇头。

“为什么到黄海工作?想回省城吗?”

她右手转动杯子,好一会儿才说:“难说,要看机遇。”

深深吸了口气,方晟说:“可能你会不高兴,但我必须要提,关于我爸……”

“我真的生气了!”

她虽这么说,嘴角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岔开话题道,“我有个大学同学也在碧江工作,前两天告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