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眠,夜夕颜推开门,带着门口早已候着的灵儿,缓缓的走向王府的膳厅。这样的她让身后的灵儿感到莫名的心慌,一夕之间郡主竟像换了一人。

走了许久,夜夕颜才突然想起,她只知重生,却不知现下是哪一年哪一日。停住脚,转过身问着身后的灵儿。

“今日是何日子?”

“昨日郡主刚刚及笄,今日是…”灵儿抬起头,带着诧异的看着夜夕颜回道,突然像似想到了什么,一脸惊慌的跪下。

“奴婢该死,竟忘了今日郡主要进宫。”

夜夕颜站在原地,素指用力攥住,原来今日便是及笄的第二日,想到一会要见到的那些人,眼里掩不住的恨意肆意迸出。

灵儿低着头,半响不见夜夕颜出声,急的眼泪都出来了,更是顾不得尊卑的催促道。

“郡主快回房吧,怕是流苏姐姐她们方才去取衣衫首饰了,现下定在那里候着呢!若是一会误了时辰,奴婢怕是活不成了。”

“起来吧,回房!”夜夕颜轻轻叹了口气,上一世的灵儿在她面前一向随性,何曾如此拘谨,怕是被现下的自己吓到了。

可是,现如今的她早已回不去,灵儿还是要早些适应,她实在不想人前人后都带着面具。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着,灵儿擦了擦眼泪,赶紧小跑着跟上。

刚走到院里,就发现门前早已候着一大堆的侍女,其中还有瑾姑,也是夜王妃身边最得力的侍女。

“郡主,这一大早的是去了哪里?这些个丫头也真是没规矩,竟然还没给郡主打扮妥当!”

夜夕颜听言冷笑一声,上一世便是这个毒妇伙同其他人陷夜王府与不义,随后又用作假的书信坐实夜王府通敌之罪。

“瑾姑,我一早有些心头烦闷,便出去走走,不过…我院里的丫鬟侍女若是真有错,也该由我来教训!”

夜夕颜的视线落在几个侍女的脸上的红印之上,嘴角带着弧度,眼里却无丝毫笑意。

“这…是老奴越矩了!”瑾姑对上那双凉薄的双眼,慌忙直直的跪下。

“瑾姑这是作甚,我不过是说句玩笑话,快快起来,额娘让你过来定是替我梳妆的。”夜夕颜扶着地上的人起来,带着娇嗔的说道。

瑾姑站起身,因时辰确实有些赶,便带着几分热切的催促着夜夕颜走进内室,张罗着梳妆,不到半个时辰便好了。

夜夕颜看了一眼镜中精致的小人,乌黑的发挽成一个流苏鬓,两边还散落出一些发丝,垂于身后,略施粉黛的脸,虽还未张开,却已是绝色。

这瑾姑果然手巧,难怪额娘欢喜她,只是这人却是包藏祸心,待自己将这背后的毒手抓出,再好好与她算账。

“郡主今日真是好看。”灵儿在一旁惊叹道。

“这丫头真不会说话,郡主哪一日不好看,便是宫里的那些公主们也定是没有郡主这般绝色。”瑾姑笑着说道,一脸的疼爱。

若不是夜夕颜知道上一世的所发生的事,怕是真的要以为面前的人对自己是真心疼爱,红色的袖中,素指紧紧攥起。

“好了,父王额娘怕是要等急了。”

“是是,再不走王妃怕是又要差人来催。”瑾姑连连应声,几人拥着夜夕颜往夜王府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