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巴赫后座非常宽敞,升起中档玻璃后,后排成了独立空间。罗震神情冷冰,思索着明天换个什么样的工作。

卫芊芊从公文包里拿出份文件:“我知道李正峰有问题,但没想到你会出现在暗标现场,更没想到李正峰会把你当成替罪羊。”卫芊芊说完把文件放在罗震手中:“我没想过要牺牲你,如果没有变故,明天你就会收到这份转正聘书。”

罗震随意翻看了聘书,未予置否,车厢里弥漫着沉静与尴尬。

卫芊芊整了整秀发继续说:“我刚接任总裁职务,下面的人都对我不服。刚刚之所以不处置李正峰,第一是不想家丑外扬。第二我想把这件事放到董事会上,公开处理他,同时敲打那些自以为劳苦功高的老臣子们。”

“杀鸡儆猴!”罗震点了点头:“让我假冒你的未婚夫又是因为什么?”

“父亲身体不好,龙腾千头万绪,周围又有这么多虎视眈眈不怀好意的人,而我只是个女人!”卫芊芊双眼晶莹的望着罗震问:“如果换成你,设身处地想一想,面对这么多的恶意,你会怎么办?躺下赔笑顺从?还是拉个挡箭牌反抗?”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我们明明没有关系,是两条不会交汇的平行线。”罗震望着卫芊芊说:“穷小子逆袭富家千金的故事只能活在”

“当人撒出一个谎言后,总需要另一个谎言去粉饰,而后会说出无数个谎言。”卫芊芊摘去眼睛,疲倦的揉了揉太阳穴说:“我现在根基很不稳,就好像是在走钢丝,一个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所以你能不能帮帮我?”

“怎么帮你?”罗震抓了抓脑袋:“继续冒充你的未婚夫?”

卫芊芊竖起一根指头,轻声的说:“我只需要一年的时间,就能掌握整个龙腾。希望你能帮我一年。”卫芊芊吸了吸鼻子:“先别拒绝我,一年内我只要个名分,你的私生活我不会过问。”

卫芊芊见罗震思索,便又继续说:“工作立刻给你转正,工资每个月给你八万。一年期满后,再给你一百万。”

罗震眉头皱起,冷声说:“我要不同意呢?”罗震很不喜欢卫芊芊说话的方式,更不喜欢卫芊芊用钱来利诱自己。

“那我会因为这次谎言而名声受损,失去对龙腾国际的掌控。”卫芊芊觉察出罗震的变化,故意说得惨兮兮:“斗不过那些老狐狸,会被扫地出门,而后变成钟盛强的玩物。”卫芊芊说着故意眨了眨眼,望着罗震问:“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罗震冷哼说:“我是不是很傻?很好骗?拉我做挡箭牌一定不是你临时起意,而是处心积虑,你一定在调查我,说说还知道什么?”

跟聪明人说话是需要开诚布公,卫芊芊神色一正,低声说:“我知道你刚跟女朋友分手,我还知道你认识曲傲的女儿。”

罗震的脸有些阴郁,声音低沉的问:“为什么选我?”

“因为我知道你可以信任,因为我还记得你,你却把我忘了。”卫芊芊说着昂起倔强的头,不让眼睛里的泪水滚落。

“你认识我!”罗震的身躯如遭雷击,仔细打量坐在身边的大总裁,遍寻记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你果然忘了,但我没忘。”卫芊芊一字一顿说:“六年前夏天的轮渡……”

“是你,从客轮掉水里的笨丫头。”罗震恍然,又盯着卫芊芊猛瞧,啧啧称奇:“还真是女大十八变……”

“其实我没变,只是你没记住我的脸。”卫芊芊用纸巾擦了擦脸,而后问:“你究竟帮不帮我?”

“我再想想。”罗震没答应,也没拒绝,一双眉头紧皱着。这个世界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为什么几年前救得女孩是卫芊芊?罗震疑惑中又在表镜上画个大大的问号。

征服者五号,拥有超越这个时代的科技,只要他想查,任何事情都会露出蛛丝马迹。一小会儿,五号惊诧万分说:“居然是真的,卫芊芊就是你六年前救起来的女孩,而且她已经找了你六年!”

罗震被吓的虎躯一颤,是善有善报,还是巧合后中了大奖,百万分之一概率的事情居然会被自己遇上。罗震的双眼微眯,有些诧异的想,难道这真是冥冥中注定的天意?

迈巴赫的速度缓缓慢下来,紧闭的车门被打开,司机彬彬有礼的看向两人。卫芊芊笑的很勉强,没想到动之以利,晓之以理,还加上煽情,都无法改变罗震。

卫芊芊情绪低落说:“我不勉强你,但希望你能帮我演好这场戏。”

罗震笑的很温柔。拉着卫芊芊手说:“我帮你,不用那么多的工资,但也希望你能遵守承诺,不会打搅到我的私生活。”

酒店内,一张大大的圆桌上坐着十四个老总,加上罗震和卫芊芊,恰好是十六位。一瓶瓶的酒水打开,一道道的珍馐上台。久经沙场的老总们,相互间使个眼色,而后彼此都心领神会。商场上找不回的面子,那就在酒桌上找回来。于是一个个的老总们都举起酒杯,轮番说着吉祥话,开始车轮刷罗震。

罗震自幼练拳,身体素质一直都棒棒哒。再加上这段时间征服者的改造,罗震的身体机能大幅度提高,酒量也成倍的往上递增。望着热情好客的老总们,罗震来者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