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cyuedu.com

小田切敏也满意收回视线,笑着拿出墨镜戴好。

这两个人根本不用担心他会因为解散乐队、组建娱乐公司,而后悔、愧疚、矛盾。

回头去看,以前他的乐队跟中村的乐队没什么区别,大家会一起笑,一起玩闹,也有一些看似三角恋的隐藏感情矛盾。

他可比中村悠介这个团长霸道强势多了,虽然也是为了大家好,但有时候可能也没有考虑到大家的心情。

换了他遇到有团员打算离开的情况,肯定要打那个混蛋一顿,问问对方为什么要瞒着他,然后最后组织一场送别宴。

他没有忘记那些陪伴过他的人们,没有忘记曾经经历过的那些疯狂时光,哪怕被他老爸骂了好多次,哪怕他也知道,要是出了这种大事,那些团员可能会像田中理沙子一样,把矛头指向他或者其他队友,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组建乐队。

同时,他也没有后悔自己选择解散乐队。

人总要往前走,他解散乐队开公司,是不想再混混沌沌过下去,是不想再让自家老爸失望,是自己对经营一家娱乐公司感兴趣。

做出选择不是被外界所迫,这就是最大的幸运。

而且他相信,如果他杀了人,菊人和非迟不管是劝他自首,还是帮他隐瞒、掩饰,本心都是为他着想,而不会考虑自己是否会被牵连。

正如当初,那些不混日子的警二代、商二代看不上他,他又看不上其他混日子的人,只有森园菊人十多年如一日,会嫌弃埋怨他堕落,却不会离开。

正如当初,他那个凶起来完不给他面子的老爸发脾气,池非迟出面说他老爸说话过份,他也有朋友敢为了他站出来鸣不平了。

跟这么两个朋友一起建立他们的大本营,哪有什么能后悔的?

……

警方带走中村悠介后,又叮嘱其他人抽空去做笔录。

thk公司有时候要派车去接出席活动的艺人,所以晚上也有司机待命,小田切敏也安排了车子送其他人回家。

越水七槻打开车门,临上车前,回头对池非迟笑道,“明天上午十点,到酒店来找我,别忘了哦!”

池非迟觉得越水七槻今晚笑得过于好看,害他有点不自在,上前把人推进车、顺手关门,“忘不了。”

“小兰,大家,改天再见!”越水七槻又探头出车窗,笑着跟其他人打招呼。

池非迟目送车子离开,送别了自家老师三人,回头看到小田切敏也嘴角一直挂着笑,出声问道,“你从刚才开始,就在傻笑什么?”

“今天发生了什么好笑的事吗?”森园菊人伸手去摸小田切敏也的额头,一脸疑惑道,“还是疯了?”

小田切敏也挥手打开森园菊人的手,一脸无语地瞥两人,“我觉得自己超级lucky有问题吗?你们要是不会说话,就赶紧上车走人吧!”

池非迟打开旁边车子的车门,上车时,还忍不住提醒道,“明天记得发布新歌,按原本的计划来,工作加油。”

“那我也走了,”森园菊人走向后一辆车子,头也不回地摆手道,“后天跟日卖电视台的联谊晚会邀请函记得给我送两张,我答应一个女孩子带她过去看看的,工作加油!”

小田切敏也:“……”

想想还有一堆工作等着自己,而这两个混蛋一天到晚到处浪……他,心态严重失衡!

……

翌日,上午9点45分。

池非迟在酒店停车场停好了车,没在酒店门口看到越水七槻,一边进酒店上电梯,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打不通?

池非迟挂断电话,又拨打了越水七槻住的房间的座机电话。

“嘟……嘟……”

电梯一层层往上升,电话那边的嘟声也一直没有停止。

“叮!”

到了六楼,电梯门打开,酒店走廊里亮着柔和的灯光。

中年妇人穿着工作服,推着装满毛巾的手推车,抬眼发现池非迟让到一旁,忙笑了笑,推着推车进门。

池非迟靠边站,又打了一下越水七槻的电话,发现还是打不通,等中年妇人进电梯后,按了电梯关门键,“您去哪一层?”

中年妇人看了看挡住自己的手推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27楼的清洗间。”

池非迟帮忙按了电梯按键。

“谢谢啊,”中年妇人笑着搭话,“您还真是热心肠!”

“不客气,”池非迟低头看手机,“应该我说谢谢。”

中年妇人向池非迟投去疑惑的眼神,却跟探头出池非迟的非赤的视线对个正着,吓得脸色僵了僵,低下头去。

“叮!”

电梯门再次打开。

走廊间,越水七槻住的房间的房门半掩着。

池非迟下了电梯走上前,伸手握住门把,把门打开。

单人房间里,椅子倒在了床边,桌上的杂志半搭在桌面上,笔也滚到了地面,落在一件外套上。

非赤探头观察了一下门紧闭的洗手间,又看向室内的状态,担忧问道,“主人,没有人在,洗手间、浴室和衣柜里都没有人,越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